800小说网 > 恰红妆 > 第301章 白为舟的到访

第301章 白为舟的到访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为舟也不打算拐弯抹角,说完了公事直接说私事。

    “潘大班,情况是这样,我想了解一下红粧的情况,包括她的身世。我希望,你可以把你知道的关于她的所有事情告知我。”

    白为舟不打算解释为什么,潘大班也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对方没说,哪怕她心里好奇和惊讶,却也没有敢问为什么,总而言之,他应该不会对梁意年做些什么不好的事情。

    既然没有什么坏处,虽然之前她被叮嘱过保密她的事情,但是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白为舟也不是外人。

    潘大班犹豫不过几秒,就马上把梁意年的一些事情都说了出来,也尽量详细地说明了。

    当然,她也是之前问过梁意年才知道的。

    “这些事情,都是她亲口和你说的?”

    白为舟听了之后,提出自己的疑问,有些事情,可能查也不会查得很清楚。

    “大部分是。白经理相信你在百乐门那么久也知道虽然进百乐门当舞女不是什么很光彩的事情,可是一些家里情况不好的女孩子很多还是挤破了头想要进来,但是我们百乐门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进来的。”

    潘大班顿了顿,看他还在听,便继续。

    “所以,那时候除了她的外形条件好,她的背景我也是调查过的,除了她自己的说辞,我也让人好好查过一些关于她的事情。嫁过人,生过孩子,只要不被客人们知道,这些也不算什么。”

    “只要不是做过杀人放火或者给会给百乐门惹来什么麻烦的舞女,我们百乐门都是很乐意接受培养的。甚至是绿珺,被卖去南洋,又被卖回来,我们都买下了。只要能够赚钱的人,在百乐门,就有立足之地。”

    潘大班意识到自己好像说多了,连忙住嘴。

    白为舟看她停下来,这才开口。

    “嗯,好,情况,我都知道了。多谢!”

    潘大班就知道自己不会那么‘荣幸’地从白为舟口里听到他打听这些的原因,不过听到一句多谢,也很不容易。

    “不用客气。那,没有别的事,白经理,那我就先出去忙了。”

    “好。”

    白为舟坐在椅子上,面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不过心里就显得不是那么平静了。

    通过潘红莲的话,他心里也大概有底了。

    正在这时,被他派出去调查的人也回来了,听到手下的话,白为舟脸色凝重地点点头。

    他也没有在百乐门久待,让人开车送他去了梁意年所住的地方。

    白为舟没有来过梁意年住的地方,不过他倒是让手下来过这边办事,所以也算是熟门熟路就到了她家门前。

    这个时候,天色虽然已经很晚了,尹妈年纪大了,休息得早,这个时候已经休息了,只有小纯熙兴致勃勃地还在看小人书,还画起了画。

    而梁意年在陪着女儿,唐其臻则是在看书,很和谐的一家人,氛围也十分温馨。

    听到敲门声,俩人对视一眼,唐其臻站起来去开门,心里奇怪这么晚还有谁会过来。

    打开门,看到来人是白为舟,唐其臻愣了愣,很是诧异。

    “白经理?”

    “深夜到访,还请见谅,我找,梁意年小姐有事情。”

    白为舟的语气这会儿是比较客气,可是唐其臻记得前几次他是冷淡,加冷漠,再加不近人情的姿态。

    这会儿客气起来,倒是让他有些不太习惯。

    想不通,也不适合在这个时间想,他连忙侧身开口请人进来。

    “白经理?你怎么过来了,快快请坐。”

    梁意年陪着女儿开始了画画,听到脚步声,看到来人是白为舟,十分惊讶,要知道现在已经很晚了。

    就算要过来看她,也应该是白天吧,难道什么急事?

    白为舟也不管这俩人的惊讶,他就是打算有事说事,确定自己的猜测。

    “梁小姐,我有事情,要找你谈,请借一步说话。”

    还真的不客气啊!

    唐其臻心里腹诽,脸上也显得不太高兴。

    这是什么意思?

    当着他这个未婚夫的面,说什么借一步说话,孤男寡女,大晚上的,有什么好说的?

    不过,基本的风度,唐其臻还是有的。

    梁意年虽然好奇,却也不介意的,用眼神安抚好唐其臻带着女儿。

    他带着女儿进了房间,两人便坐下来谈话。

    “这么晚过来,不知道白经理有什么急事。”

    “的确是有急事找你。”

    白为舟也不拖拉,他分明看到唐其臻的表情,十分不友好、

    他大晚上也想休息,谁有那么多时间看他的脸色。

    白为舟一边想,一边拿出从白蕙宁那里借来的那张照片,递给梁意年。

    “你,先看看这张照片。”

    照片?

    梁意年低头,看向手上拿着的照片。

    只一眼,她便惊讶地抬头看向白为舟,很是紧张地开口。

    “这,这个照片是……?白经理,这是哪里来的?”

    梁意年此刻很激动,她见过这张照片,应该说是李国伟一张一模一样的照片。

    不过,那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

    那张照片现在在陪伴着她的母亲,因为她母亲去世的时候,她父亲梁家豪把这张唯一她最喜欢的照片一起下葬了。

    那么,这张同样的照片,来自哪里?

    作为她母亲最是喜欢的这张照片,所以她认得上面的其他三个人,分别是她的外祖父母还有她的舅舅。

    可是,白为舟怎么会拿着这张照片。

    白为舟……白经理。

    梁意年想起白为舟的姓氏,顿时怀疑他是不是自己舅舅的儿子,惊讶好奇的目光更甚了,眼神灼灼地看着白为舟,后者都觉得不太自在了。

    可是梁意年又想到了,她好像记得舅舅的儿子,似乎不是这个名字,俩人长得不太像,给人的感觉都不一样。

    哪怕是她小时候见过的人,但是有些感觉是不会错的。

    而且,如果真的是,两年多的时间,也不会到现在才说的。

    白为舟看到梁意年的反应,已经确定了她就是白媛芳的女儿。

    看她收回了那打量的眼神,白为舟都自在了不少,轻轻咳了一声,说明情况。

    “这张照片,是我义父和他的妹妹以及父母的合照,是他最珍贵的照片。”

    白为舟看着梁意年,等着看她的反应,而她也没有让自己失望。

    “义父……白经理的义父,是谁?是这照片上的人吗?”

    白为舟缓缓点头,今天晚上他来,确定了梁意年就是他要找的人,那么也应该要让她知道她和白哲成的关系。

    虽然他知道义父得知梁意年的这些事情之后,可能会十分难过。

    可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已经发生的事情,没法改变。

    但是,大家都还有能力能够改变未来,未来更重要。

    他把白哲成回来上海滩的事情告诉了梁意年,也把他这些年思念她的母亲却没有回来的为难之处说了出来。

    梁意年是红着眼睛听白为舟说完的这些话,她心里很难过,想起了母亲。

    不过她同时也是高兴的,为她母亲高兴。

    她母亲离开人世之前一直耿耿于怀的是怕家里人还在生她的气,还在怪她不听劝告嫁人。

    生病还有心情抑郁之下,才会郁郁而终。

    “白经理,你可以让我见见我舅舅吗?”

    “或者我这样问,我舅舅他,是否愿意见我?”

    梁意年其实在尹妈和她说起白公馆正在重新装修的这件事的时候,就已经很期待是舅舅一家人回来上海滩。

    在这个世界上,她的亲人不多了,她的继母带着弟弟妹妹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虽然她觉得可能性不大,不过心里有一个期待,也是十分美好的一件事。

    她在伤心外祖父母已经不在的同时,也在担忧白哲成会不会不愿意见自己。

    白为舟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好像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这样问。

    “是义父让我找你的,之前义父就想找你还有你母亲了。其实,他一直很想找你母亲。”

    “真的……吗?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去见他?”

    听白为舟这样说,梁意年心里有些激动,她还以为舅舅会不想要见她。

    白为舟想了想,“到时候,我会让人来接你。这件事,义父他,还不知道。我怕他,知道了你这些年的经历之后,会自责没有早些找你。”

    梁意年点点头,没有说话。

    白为舟觉得她还是十分明事理的,“所以,你应该明白我们的顾虑是什么,而且他从国外搭邮轮那么长的时间,又因为得知你母亲早就已经去世的消息,心里不佳,所以他的身体最近并不是很好。”

    “我明白。”

    梁意年眼神黯淡了,其实她也不想让亲人为自己担心。

    可是她现在好好的,一家人平平安安地生活在一起,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也不需要再旧事重提。

    可是长辈这一关,还是要过。

    送走了白为舟,唐其臻才从房间里出来。

    看到梁意年失神的模样,他皱眉上前,虽然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情,白为舟又和她说了什么。

    可是她不说,他就不问,陪伴就是最好的安慰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