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都市女人香 > 第456章 活着回来了

第456章 活着回来了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还是不敢相信。”杨少波回答。

    “凶手刚刚已经在分局自首了,这事能是开玩笑的吗?”我说道。

    “啊?真的呀,太好了,太不可思议了。”杨少波惊叫起来。

    “走吧,去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妻子去,让他们一家也好放心放心。”我说。

    “可不是呀,这些天花虎的表嫂子可怜了,天天去市政府去哭,去喊冤,看得都让人心酸死了。”杨少波说。

    我带着杨少波去了林万彪的家里,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他妻子,她感激得差点就跪倒在地,寒暄了好一番后,我们才走出她家的门。

    后来我叫杨少波联系了花虎瘦虎一起去吃宵夜,吃好后我才回到了凡义帮总部,太疲倦了,连澡也没有洗,就趴在床上睡了过去。

    朦胧中被手机铃声吵醒,摸起了电话:“喂,谁呀?”

    “张凡,视频怎么还没有发过来?你是不是想找死了?”是马金燕的声音。

    “什么?”我人是醒来了,可是意识还在飘着没有真正的醒过来一样。

    “你是不是想要耍赖?我告诉你,要是你敢玩花样,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马金燕在电话里的声音气呼呼的。

    “哦,刚刚睡着了,忘记了,现在就发过去。”我这才想起沈明生让我埋了涂万建并录下了视频,以此来要挟我。

    “速度一些。”马金燕说道。

    我打开电脑,找到了王志勇和**的那个视频,拷贝了一份,然后发给了马金燕。

    视频发了过去后,我感觉自己好像吃亏了,现在我有把柄在沈明生手里,他不是叫我做什么我就得做什么?我岂不是得无条件的听他吩咐了?我靠,人是活着回来了,可是我不是成为了他手里的工具了?

    唉,现在也只好走一步就为一步,起码还有条命在,以后的事以后再看了。

    看了一眼时间,原来是已经快接近中午时分了,我拨打了许媚的手机,响了几声被她挂断了,回了一条短信:我在开会。

    就这这个时候,文竹的电话录音来了,我按下接听键,是陈老头吩咐文竹快点采取行动,约见许媚,把孩子弄掉,让我和许媚离了都要反目成仇的计划。

    假如我知道这个死老头在哪里的话,我也许还要去会会他,不过现在真的没有时间去见那个老头。

    中午十二点,我开着车接到了林万彪的妻儿,还有杨少波一起去了看守所的大门口,见几个林万彪以前要好的同僚也来了。

    人出来的时候,好像变了另一个人,起码瘦了十几斤,两眼都无神了,一个老警察被搞成这个样子,看到也都让人心酸,他妻子当场就痛哭起来。

    在为他接风洗尘的饭局中,他向我敬酒,居然对我说道:“凡哥,我这条命以后是你的了,我敬凡哥一杯。”

    我有点蒙圈,对他说:“彪哥,你喝多了,来,兄弟我敬你,出来就好了。”

    “凡哥,其实大恩不言谢,我也没有醉。”他说着就附在我的耳边边低声说了句:“其实那天晚上,在晕过去的那一刻,我已经发现凶手是一个女人,所以,我这命,不是你,已经没有了,我很清楚。”

    林万彪的话,我心里很清楚,可是这对于一个刚正不阿的警察来说,他心里该有多难受,这个一直相信正义和天理的他来说,也是一个屈辱,可是他能看清楚花都黑白两道的水有多深,对他以后和对我来说,其实也是件好事。

    后来林万彪彻底喝醉了,花虎和杨少波送他一家回去,我而已喝多了点,也就会到了立新路休息了一个下午,到晚饭的时候,才接到许媚的电话。

    “我终于可以休息几天了,好累呀,好在林万彪终于没事。”许媚的电话里说道。

    “那要不我带你去外地旅游几天吧?”我说,一下来了精神。

    可是许媚没有这个心情,她说:“我好想睡觉,哪里也不想去,我要睡几天几夜才行。”

    “那也好,我会陪你,弄点好吃的给你补补。”我说。

    话说着后,我很害怕许媚会不答应,以前毕竟还是有一纸证书,现在可是什么都没有,为了对付那个陈老头,我开着觉得自己付出的代价是不是有点太不划算了。

    好在许媚没有说什么,而是对我说:“我想去医院看我妈妈,你方便就过来一起去吧。”

    “好的,等我,我马上就过去。”我赶紧说道。

    挂断电话后,我急急忙忙的洗漱穿衣服,冲下楼后,看了一下时间总共用了八分钟,很快就到了许媚工作的地方,见她身穿一套西装,严肃而性感。

    她对我露出了一丝微笑,走上了车,我开玩笑的对她说:“还是觉得你穿裙子漂亮,裤子把漂亮的大长腿都遮盖了。”

    “瞎说什么呀。”许媚白了我一眼,然后伸了一个懒腰说:“一身都是酸疼的,可以休息几天真好啊。”

    见她在我面前放松的样子,盯着她看,然后对她说:“要不我帮你按按吧?”

    “按什么按,开车呀,还在发什么愣?”许媚再次白了我一眼催促到。

    我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对许媚好像从来都没有免疫力,虽然没有了那一纸证书,感觉到她依然是我的妻子,发动了车,我笑了笑,才向医院方向开去。

    “对了,领导,丹丹还在拉萨吗?”我问。

    “拉萨?丹丹不是在学校上课吗?”许媚吃惊的问道。

    “啊?你还不知道呀?”我也吃惊了,那丫头好像去了好一段时间了呀。

    “这个死丫头,她这是要干什么呀?她什么时间去的拉萨?”许媚问。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前十天去学校找她的时候,她的同学告诉我,说她和几个同学一起去了那边,可惜到现在算算也应该有一个月左右了吧。”我说着立即拨打了一下白丹丹的手机,还是关机中。

    “她为什么去那么远的地方玩?你为什么一个字也没有和我说起过的呢?”许媚一下就着急起来。

    “我知道的时候她已经走了那么久,我见咱妈在医院昏迷不醒,你还在为案子不分日夜的忙碌着,想着告诉你也没有办法,她的手机一直都是处于关机状态中,没有想到她玩了这么久都还没有回来呀。”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