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驭妖 > 第五十一章 生机与绝境

第五十一章 生机与绝境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国师用衣袖,将地上纪云禾先前呕出来的黑血一抹,也不嫌脏,直接拿在眼下探看。

    “黑血,黑气,腥红眼瞳。”大国师蹲下身,左右打量纪云禾,他一抬手,要去触碰纪云禾的眼睛,忽然间周围的黑气一动,立即在纪云禾面前变成一道屏障,阻碍了大国师苍白的指尖。

    纪云禾一怔,大国师也微微一挑眉。

    “这妖力,你虽无法控制,但却知道自己护主。”他颇感兴趣的勾起了唇角,“不错。”

    他指尖退开,黑气便也自动散开,状似无序的飘在四周。

    纪云禾转头看了眼四周的黑雾:“这是我的……妖力?”

    妖怪的妖力便如驭妖师的灵力一般,都是他们才会拥有的力量。大多数妖怪,在使用妖力的时候,妖力会发出自己特有的光华,离殊的光华是红色,血祭十方时,红光遍天,唤醒了鸾鸟。而除非像青羽鸾鸟或者长意那般的,光华无色,是为最上。

    妖怪这样的物种,也是奇怪,死而无形,是得大道。光华无色,也是大道。他们骨子里求的,仿佛就是那传说中的“无”字。

    不像人。

    普通人也好,驭妖师也好,求的……都是一个“得”字。

    “没有哪只狐妖是黑色的。”大国师的声音将纪云禾拉了回来,他道,“九尾狐更没有。”

    或者更精确的说,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出现过拥有黑色光华的妖怪。

    为什么?

    大国师眯眼打量纪云禾,眼中的兴趣越发的浓厚。好似终于找到一件稀奇事,他一定要探个究竟,“你的身体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便是此时,大国师话音未落,外面倏尔传来姬成羽紧张的声音:“公主!公主!师姐!国师有令,此处不能进……”

    “放肆!我大成国有何地本宫不得进!?”

    这一声呵斥,附了一声响亮的掌掴之声,随后,妆发未梳,一袭艳红睡袍的顺德公主赤脚踏入牢中,她往牢里一看,那一双看尽天下十分艳的眼睛,微微睁大。

    姬成羽跟着走了进来,站在顺德公主身边,脸上还留着一道鲜明的掌掴印记。姬成羽没有多言,颔首对大国师行礼:“师父,徒儿无能。未拦住师姐。”

    大国师眼睛都未斜一下,只掂量这纪云禾身边的黑气道:“无妨,出去吧。”

    “是。”

    姬成羽刚要退下,纪云禾却是一转头,与牢外的顺德公主四目相接。

    纪云禾倏尔一笑:“好久不见,公主。”

    “你……”

    未等顺德公主多说一个字,纪云禾周身黑气倏尔一动,冲过已经被撞碎了禁制的栏杆,径直向顺德公主杀去!

    顺德公主一惊,她是皇家唯一一个身有双脉的孩子,也是大国师的徒弟,她身体之中也有灵力,她当即结印,却半点没挡住纪云禾的攻势!那黑气如箭撞破她的灵力之印,直取顺德公主的心房!却在里顺德公主心房仅一寸之际,那黑气猛地被一道白光挡住。

    黑气与白光相撞,宛如撞动了一幢古老而巨大的钟,钟声回响,在房中经久未绝。

    顺德公主愣在当场,姬成羽也愣在当场。

    牢中寂静许久,却是纪云禾先开了口。她对着大国师一笑,道:“看来,我也不是完全不能控制它。”纪云禾身边的黑气飘到她脸颊边,似丝带,拂过她的脸颊,“想让它做的事,它还是做了。”

    “你想杀本宫?”大国师没回答,外面的顺德公主微微眯起了眼,盯着牢中的纪云禾,“弄丢鲛人,背叛皇命,而今,还欲杀了本宫,纪云禾,你好大的狗胆。”

    纪云禾嘴角挂着几分轻蔑的弧度,好整以暇的看着牢外的顺德公主:“我不想杀你,我只是好奇,顺德公主的心,到底是不是黑的,和我这周身黑气的颜色,有什么不同。若你因此死了,那只能算作是我顺手,再做了一件好事。”

    纪云禾的态度与言词,皆让顺德公主不悦,顺德公主微微握紧拳,大国师瞥了她一眼:“你怎么来了?”

    言辞间,语意也都温和,并无责怪顺德公主强闯之罪。纪云禾心道,都说大国师极宠顺德公主,看来传言不假。

    “师父,夜里听见国师府传来大动静,心中忧心,其他人不敢前来,我便来了。”顺德公主看着纪云禾,“没想到,徒儿一直翻天翻地要找的人,竟然在你这儿。”

    顺德公主此时方找回自己的骄傲,她背脊挺直,微微仰高了下巴,赤脚踏过地面,撞破大国师为了保护她,在她身前留下的白色咒印。

    “师父。”顺德公主倒是也不畏惧于方才纪云禾的攻击,她径直走到了大国师身后,身处满室黑气包围之中,离纪云禾,便只有一个大国师的距离。

    “我要杀了她。”缀了金丝花的指尖点了一下纪云禾。高傲一如当初驾临驭妖谷之际。

    纪云禾也是一身狼狈坐在墙角,狼狈更甚在驭妖谷见到顺德公主那日。

    只是,比起当时,如今的纪云禾,心情实在是好了不少。不为别的,只因她对如今的顺德公主——不畏惧。

    她找不到长意,她也杀不了她。

    “你杀不了我。”

    “不能杀她。”

    纪云禾几乎是和大国师同时说出这句话。

    于是纪云禾满意的在顺德公主脸上看到了一丝更加恶毒的……噬杀之意。

    “此乃罪人。她令我痛失鲛人,且叛逆非常,留不得。”

    “那是之前。”大国师淡淡道。

    顺德公主眉头紧皱:“师父何意?”

    “她如今,是我的药人了。”

    是的,纪云禾如今,是大国师的药人了,他说她是新奇之物,必然对她多加研究,暂时是不会放任任何人杀掉自己。

    在这天下,这都城,有什么比变成大国师想要保的人,更安全的选择呢?

    大国师说不能杀,所以,饶是尊贵如天下二主的顺德公主,也不能杀。

    纪云禾笑着看顺德公主,他们现在,谁都杀不了谁,但只要顺德公主抓不到长意,纪云禾便永远可以在她面前,做微笑的那一个。

    纪云禾捂住心口,本应该在今夜将她纠缠不休的剧痛,此时也消失不见。之前困扰她的,要夺她性命的东西,此时却意外的给了她生机。命运好似带她去棺材里面趟了一遭,然后又将她拎了出来,告诉她,先前的一切,只是开了一个玩笑。

    而顺德公主,也不甘如此放弃,片刻后,顺德公主点了点头:

    “好,师父,从今往后,徒儿愿随你,共同炼这药人。”

    纪云禾望着顺德公主,只见这天下二主之一,嘴角的笑,犹似毒蛇一般阴冷邪恶:“论试药炼丹,宫中的法子,可也不少。”

    大国师依旧只看着纪云禾身侧的黑气,无所谓的应了下来:“可。”

    顺德公主便笑得更加灿烂了一些。

    纪云禾知道,这就是命运。

    命运就是刚把她拉出棺材,又一个不小心把她撞进去的小孩。

    说玩你,就玩你,半点都不含糊。

    到了深夜,姬成羽走了,顺德公主走了,看完黑气变化的大国师也走了。

    独留纪云禾一人坐在牢里,禁制重启,牢中黑气未飘散,只是如困兽一般,在牢中飘动,牢外只有一个点在墙上的蜡烛,不知匹配的跳跃着火光。

    “活下去……我还可以吗……”纪云禾失神的望着那一丁点烛光,近乎自言自语的呢喃,“自由还能期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