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娇宠之名门嫡妃 > 第739章 悲惨的乔子洋

第739章 悲惨的乔子洋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乔伊灵来了兴致,挑挑眉道,“哦?莫施蓉在安阳怎么了?你怎么知道莫施蓉在安阳的情况?”

    祁云淡淡回答,“也没怎么特地去调查,不过就是你二叔要来京城,所以随意打听了一下,这一打听,还真是打听到不少有意思的事情。那莫施蓉可真不是一个安分的,这些年真是闹出了不少笑话。”

    祁云想到他打听到的消息,忍不住笑了出来。

    乔伊灵见祁云只笑,却不说什么,于是催促道,“到底怎么了,你直接说啊,怎么老是在关键的地方卡住卖关子,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得改!”

    祁云笑着点头,“是我不好。我得改正。莫施蓉一开始还好,在安阳乔家住着,除了不断向卓氏要金银珠宝,其他倒是没做什么。

    卓氏为人清高,她根本不可能供给莫施蓉多少好看的首饰。渐渐的,卓氏被掏空了。被掏空后的卓氏自然就去找你五叔帮忙了。你五叔倒是很大方,每一次都满足了卓氏的要求。

    可是到了后来,莫施蓉的胃口是越来越大,以你五叔的底子是不可能一直满足她的。”

    乔伊灵闻言,清丽绝伦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你说的这些事情我早就知道了,有没有什么稀罕点的。”

    祁云安抚乔伊灵说道,“灵儿,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继续往下听啊。你五叔是渐渐满足不了卓氏的胃口,更准确的说是满足不了莫施蓉的胃口。你五叔这么愚蠢,你因为你二叔就不知道?你二叔一直冷眼旁观,他希望你五叔能自己想明白。

    结果你五叔甚至还开始典当一些比较贵重的东西。你二叔这一看不得了啊,于是找了你五叔,将他狠狠骂了一通。至于卓氏和莫施蓉也挨骂了。你二叔倒是比你五叔有魄力多了,他就直接对卓氏说,他目前是安阳乔家的主事,他是不能逼着你五叔休了卓氏,但是有一件事他是可以做的,他可以赶卓氏和莫施蓉离开乔家的宅子!

    被你二叔这么一吓唬,莫施蓉倒是安分了不少,总算是没成天要这个要哪个,一天到晚地折腾的五房乌烟瘴气的。”

    “吃软怕硬,卓氏和莫施蓉两个不就是吃准了我五叔好欺负吗?我二叔可不会给她们两个什么面子,更不会任由她们胡闹,所以她们害怕了。想想,这还真是讽刺啊。”

    祁云根本没将卓氏当成五婶,乔伊灵也是。卓氏对他们两个来说,无疑就是陌生人。对待陌生人,需要有什么所谓的尊重吗?给予卓氏尊重,那真的是浪费。

    “后来呢?卓氏不是喜欢闹腾的人,但是有莫施蓉在,卓氏就肯定得为了莫施蓉闹腾啊。”乔伊灵还是很了解卓氏的。对卓氏来说没有什么比她所谓的前未婚夫重要,她前未婚夫的亲侄女自然是比乔家任何人都重要,甚至是比她自己都要重要。

    “灵儿,你就没想过莫施蓉的年纪有些不对吗?”祁云提醒道。

    年纪?乔伊灵自然是不知道莫施蓉是什么年纪,不过有一件事,乔伊灵还是记得的,莫施蓉绝对到了出嫁的年纪。

    瞬间,乔伊灵就明白了祁云的意思,“你是说莫施蓉到了能嫁人的年纪。你是这意思吧。怎么,莫施蓉难道逼着卓氏要帮她找一个高门大户不成?莫施蓉都看上什么高门大户了?说来听听看。”

    “高门大户?”祁云忍俊不禁,“你们乔家就是高门大户啊。”

    乔伊灵一愣,下意识道,“安阳乔家似乎没有跟莫施蓉年纪相仿的。”

    “你知道莫施蓉看上谁了?她竟然看上了你二叔。”

    幸而乔伊灵现在没喝茶,否则保管会喷出一口的茶水,这简直是太耸人听闻了!

    “你说什么?莫施蓉看上我二叔了?真的还假的。我二叔的年纪都够当莫施蓉的父亲了吧。莫施蓉是不是疯了。等等,卓氏难道还任由莫施蓉发疯?天啊,我二叔怎么忍下去的。”

    这一刻,乔伊灵是真的很同情乔子言。可怜的乔子言啊,你在安阳到底都经历了什么。真是难为你了。

    “这还是在你二婶来到京城后发生的事情。我也不懂莫施蓉是看上你二叔什么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说动卓氏的,反正卓氏就是为她开口了。卓氏亲自去找乔子言说的媒。”

    “卓氏已经不是发疯了,她就是个神经病!”乔伊灵现在想到卓氏,浑身的鸡皮疙瘩几乎都要冒出来了。太叫人恶心了!卓氏的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

    “你光听听就觉得恶心,你知道你二叔在听到卓氏的话后,他有多无语多恶心吗?据说你二叔听了卓氏的话后,整个人就傻乎乎地呆呆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不知道的人还当你二叔已经傻了呢。”

    乔伊灵再次在心里同情乔子言,他在安阳真是受了太多的苦了。

    乔伊灵追问道,“然后呢?我知道我二叔绝对是不可能同意的,将卓氏还有莫施蓉给臭骂一顿,这也是一定的。接下来呢?我二叔总不会就只是臭骂他们一顿就结束吧?”

    “自然不会。你二叔被恶心到了,他是没有将卓氏赶出乔家的宅子,但是他将莫施蓉给赶出去了。”

    乔伊灵拍手叫好,“真不愧是我的二叔!做的好!莫施蓉那么恶心的人,亏得我二叔还能一直忍着。如果换成是我,我怕是连一刻都无法忍受!”

    乔伊灵向来是喜欢直来直往!对待那些恶心人的臭东西,是根本不需要手下留情的!

    “你二叔要将莫施蓉赶出去,卓氏自然是不愿意,又开始大闹起来。但是你二叔实在是被恶心了透,这一次谁求情都没有用。在卓氏说出要是赶走莫施蓉,她也一起走的话后,你二叔想也不想地同意了。”

    乔伊灵扯扯嘴角,“卓氏对她的亲生女儿有这么好吗?”乔伊灵对此感到很怀疑啊。

    紧接着,乔伊灵又问,“我五叔呢?我五叔对卓氏是一往情深啊。”

    在说到“一往情深”时,乔伊灵的语气里难掩讽刺,显然是一点都看不上乔子洋所谓的情深。乔子洋的情深,深到连自己的父母女儿都不要了,这样的不叫情深,叫自私,甚至是没有人性。

    “你五叔肯定是求情了,不过最后被你二叔给骂回去。你二叔气急下,给了你五叔一处宅子,让他搬出去。你五叔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真的搬出去了。”

    “我二叔的日子终于清静一点了。”乔伊灵感叹道。

    “清静吗?怕是没有。”祁云说着摇摇头。

    乔伊灵蹙眉问道,“什么意思?”

    “这还有什么意思?多简单啊,你以为莫施蓉和卓氏能就此安分,这怎么可能。之前还有你二叔压着,没了你二叔压着荣后。莫施蓉和卓氏是闹腾的愈发厉害,将你五叔是折磨的生不如死。

    你二叔什么都知道,但是他不愿意管你五叔,他是希望你五叔能够醒悟过来,彻底放弃卓氏。但是你五叔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可能他对卓氏真的是一往情深,这情已经不知道深到哪里去了。就是你祖父的死讯传到安阳,你五叔仍然是没有放弃卓氏。

    现在连孝都守完了,你五叔还是继续跟卓氏掺和在一起。”

    祁云对乔子洋的印象真的是不怎么样,太拎不清了。为了一个心里没有你的女人,你做了这么多蠢事,值得吗?将父母,兄弟姐妹还有女儿全都放在一边,你得到什么了?做人就不能这么做,作为一个男人,你连基本的责任都承担不起来,你还算是什么男人!

    “你说这一次二叔进京城,五叔会跟着一起来吗?”乔伊灵忽然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你五叔似乎还没有做出决定,他没有一口同意,也没有一口拒绝。”

    按照乔老胎儿有曾经说过的,乔子洋如果想来京城,那就必须休了卓氏,从此和卓氏一刀两断。

    “没有一口拒绝?这就是进步了吧。在我的记忆力,我五叔只要一碰到卓氏的事情,不管三七二十一,那绝对是站在卓氏一边,至于放弃卓氏什么,他更是会一口拒绝。这一次居然迟疑了。

    可见这些年,我五叔未尝没有后悔过啊。等等,莫施蓉的年纪也不小了,她该嫁人了吧。”乔伊灵忽然道。

    祁云点头,“嫁人了,莫施蓉是不可能给你二叔做小,不过女儿家的青春也就那么几年,耽误了就不好了,还是你五叔跑动跑西帮莫施蓉定下了一户富户。不过无论是莫施蓉还是卓氏都不满意。

    不过莫家是什么门第?完全就是个没家底的,要不然也不会将女儿扔给卓氏那么多年。安阳好一点的人家,哪个不知道莫施蓉的情况,哪里有什么好人家愿意娶她。结果拖啊拖,莫施蓉的年纪拖大了,但是还是没能找到什么所谓的好人家,你五叔之前好不容易帮忙定下的一家,也早就娶亲。

    莫施蓉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了。一年前,莫施蓉才出嫁。婚后日子也不好过,经常麻烦卓氏,有时候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也在那里吵吵闹闹,可以说是好不热闹。卓氏能做什么,她能靠的从来都是你五叔。所以才说你五叔这些年被折腾的够呛。”

    对乔子洋嘛——祁云一方面有些看不起他,太没用了。一方面,祁云又有些同情乔子洋,日子过得太苦了。乔子洋过的日子哪里能算是人过的日子。写信来的人还特地写了一句,现在的乔子洋看起来十分苍老,甚至比乔子言瞧着都要苍老憔悴。想想乔子言比乔子洋要大多少啊!可见其中的差距。

    乔伊灵听着这些,也忍不住叹气了,她只希望这一次乔子洋是能真的想通,别再辜负真的关心他的亲人。

    乔家

    乔老夫人面无表情地跪在蒲团上,双眼无神地盯着眼前的观音。只是几年过去,乔老夫人却像是老了十多岁,她的头发已经全部花白了。

    自从乔老太爷死后,乔老夫人没有一天忘记过,乔老太爷是怎么死的,是被她害死的,是被她的女儿害死的。她们是罪人,她们是罪人啊!

    平时,乔老夫人可以静静跪在观音面前,默诵着佛经来消除心中的罪孽。

    但是这会儿不行,因为乔雨欣来了。乔雨欣在乔老夫人的身边来回走动,嘴里骂个不停。

    “娘!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的话啊!你知道我在段家过的是什么日子吗?当初流掉的那孩子是我想的吗?那是父亲刚刚去世,我不能生下孩子!况且孩子我是想生的,是你们非要逼着我将孩子给打掉!

    打掉孩子后,我要给父亲守孝,这孩子就不可能有了。一开始还好,但是时间一久,段家的那些人就开始给我脸色看。但是在父亲的孝期,他们也没说什么。

    可是现在呢?才刚出父亲的消息不到半年啊!他们就开始着急了,见我到现在都没怀上,就对着我冷嘲热讽,娘您知道我都受了多大的委屈吗?

    尤其是我那婆婆,她是最过分的!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又不是傻子,哪里听不出她是在骂我占了茅坑不拉屎!她是气相公曾经对我许诺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你说怎么就有这么坏的婆婆!这样的恶婆婆居然也给我摊上了!

    娘,您跟我去段家,最好大哥也能跟着一起去!我要段家的人知道,我乔雨欣可不是孤家寡人一个,我也是有靠山的,我也是有娘家的!”

    乔老夫人神色恍惚地打量乔雨欣。这些年,乔雨欣过的不错,要说多衰老,那肯定是没有的。乔雨欣穿着上等丝绸制成的衣裳,脸上施了胭脂,头上戴满了金钗步摇。不过因为生活的不如意,乔雨欣的面相显得有些刻薄,为之平添了几分狰狞。

    “要不要再请太孙妃跟你一起去一趟段家,为你撑腰。”乔老夫人淡淡道,仔细听,似乎还能从中听出一丝的讽刺。

    乔雨欣却没听出乔老夫人话中的讽刺,反而眼睛一亮,“娘,可以吗?要不您去东宫请太孙妃,只要您出马,我相信太孙妃是一定不会拒绝的!您可是太孙妃的祖母,就算是继祖母,那也是长辈。”

    “呵——”乔老夫人笑了,她是被乔雨欣的无知天真给逗笑了,这真的是太好笑了。

    乔老夫人深吸一口气,一张脸又恢复成了面无表情,“雨欣,嫁给段绍文是你自己的选择,你自己做出的选择,无论结果如何,是甜是苦,全都得你自己承受。我年纪大了,可能没多久就要去见你父亲了。以后的路还是得你自己走。”

    “娘!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不管我了是不是?娘,你好狠的心啊,我是您的女儿!我是您的亲生女儿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因为五哥马上要来京城,所以你不稀罕我这个女儿了?我就知道,娘你虽然嘴上总说最疼我,可实际上,你最疼的才不是我!”

    听乔雨欣提起乔子洋,乔老夫人浑浊的老眼里划过一丝恍惚,随即再次恢复平静,“你五哥这次会不会跟着你二哥一起来京城,这还是未知之数。就算你五哥来了,我对他,跟对你是一样的。

    我已经太累了,为了你,我害死了你父亲。这是我这辈子都过不去的坎儿。雨欣,有时候我这个当娘的还真是有些看不明白你。你怎么就能在害死你父亲后,这么的心安理得,这么的若无其事。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亦或是你真的太没心没肺,什么都不放在心里吗?”

    “娘,你说什么糊涂话!父亲当初本来就病重,就算没有我的事情,指不定也不能活多久,您为什么总是喜欢把不属于自己的责任背到自己的身上!母亲,是您太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