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荒原闲农 > 第12章 打窑

第12章 打窑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到跟在胡平安身后的苍海,一群人愣是没有一个敢认的,等到了胡平安这边呜啦呜啦的说了一大通,众人这才敢相信,自己面前这个穿的跟电视剧上人物的是从自家村子里走出去的第一位名牌大学生。

    苍海帮着搭了把手,把水车推到了老村长胡师杰的门口,然后这才问道:“胡爷爷,村里现在就剩这些人了?”

    来的时候听说村里还剩了十来人,现在一看哪有十来人啊,顶了老天也就六七人的样子,现在一股脑的都站在自己的面前了,还是一水的老弱,除了傻娃胡平安之外,年纪最轻的怕也有六十开外了。

    “那你这娃儿还想有多少人?这儿的生活那么困难,大多数的人都搬到镇子上去了,只有我们这些老骨头,恋着家不想搬过去,不过也就是干耗着,等着身体实在是不行了,我们哪还得搬到镇子上去”。

    说话的这位是村里老李家的媳妇,姓钱,大名叫喜妹,是老李家的三媳妇,今天差不多等有六十二三了。老人家一说起来搬迁的事情,话语中透一点儿无奈,也有点儿失落。

    搬迁对于像他们这样年纪的老人来说,牵挂的东西太多,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各家的祖坟也就在附近,这要是搬到了镇子上去了,那祖坟怎么办?没有后人祭扫那不是让祖宗们成了孤魂野鬼?

    耳中听着这些人七嘴八舌的说着搬迁中的无奈,苍海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接口了。

    到底是干过村长的,并且现在还是村长,虽然说现在只管了不到十个老弱病残,胡师杰还是有点儿谱的。

    “海娃子刚回来,咱们就别唠叨了,说点儿开心的事情。对了海娃子这次回来是给你大和你爷爷上坟的么?”胡师杰看了一圈众人,然后目光落到了苍海的身上。

    苍海轻点了点头,说道:“可以的话我还想着在这里包下一块地,种点儿东西什么的!”

    这话一出口,整场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用一副看白痴的目光瞅着苍海,唯一一个没有这么看苍海的家伙就是胡平安,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是个傻子。

    胡师杰这边嘴里嘟囔了两下,有些话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胡师杰不说并不代表别人不说,虽然大家并不是一个姓,不过村里的民风淳朴,而且以前都几乎一般的究,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邻里的关系那是相当不错的。

    李家的老二爷李立仁张口说道:“海娃子,你可别犯傻,我们这把老骨头留下来也不过是舍不得乡土,你才多少岁数啊,况且回到了这里你能干什么,咱们这里要什么没什么,不说别的就说这水,都要从几里外去取,没有水你想种什么都不成,就算是你打算取水,我看那最多一两年,那边的老井也就会跟着干了,再想取水还得再走十来里的山道,你说你回来图的什么呀!”

    听到李立仁二爷爷这么一说,众人纷纷应声,一再表示苍海应该老实的回魔都这个大都市好好的成为一个真正的魔都人才是正经事,至于回乡种地这种事情还是想也不要想的好。

    苍海这边只是笑,并不接话,这些人都是活了大辈子的人了,没有谁傻的,看到苍海这样只得在心里各自暗叹,觉得老苍家这孩子冒傻气了。

    不过众人也不担忧,他们觉得一但苍海过不下去村里的日子,自然而然的也就回去了。不说别的仅看现狂苍海的打扮,任谁也不相信他可以在现在村里住下去,都不用说苍海,就连他们自己如果不是因为眷恋故土,也早就搬到镇上去了,不说别的光是手一拧,那自来水便哗哗的流,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诱惑。

    既然这样,胡师杰和众人也就不再劝了,纷纷问起了苍海的情况,什么有没有婆娘啦,大魔都到底怎么样啦,反正五花八门的问题。

    苍海一一解答了,最后胡师杰便拍板苍海回来的这些日子,便住在他家的窑里。

    因为苍海的到来,给小村带来了一点儿喜气,晚上吃饭的时候所有人都凑到了胡师杰的家里,老头也特意的拿出了自己珍藏的瓶装酒来招待苍海。

    酒不贵,最多三十来块一瓶,但是对于常年只喝散称酒的人来说,这酒便相当上档次了,菜也都是家常,说实在的连家常也算不上,几个人围在一桌,总共也就三盆子菜,一盆子青菜烧咸肉,一盆子土豆炖咸鹅,还有一盆子是鸡蛋汤,主食是这边常吃的杂粮馒头,咬一口咽下去都刮嗓子的那种。

    离开了家太久了,苍海已经习惯了大白米饭,乍一吃这些还有些不习惯,不过毕竟是家乡的东西,吃了几口之后,便习惯了起来。

    吃完了饭,妇人们开始一起辙桌子,一帮子老爷们则是围坐在坐子旁边开始拉起了家常。

    苍活这边就着这个势头把自己准备开窑的事情说了一下。

    “胡爷爷,这事儿我想拜托您,我这边在魔都那边还有事,不能一直在这里照应着,我准备开三口新窑,并且在新窑的前面整出一块大平地出来……”。

    一边说苍海一边用手指蘸了水开始在桌子上画了起来。苍海提的要求是三点五的高宽,六米的进深,这样的话三个熟工一般十天之内便可以挖完,一挖三孔,粗算一下也就是一个月的时间,再加上装修什么的怎么说三个月也都够了。

    胡师杰皱了一下眉,吸了一口苍海散的纸烟,然后张口说道:“现在一个大工一天下来最少也得要一千出头,这还得包吃,你说的这个怎么说也得有三四个大工,再加上你说的涂抹水泥封什么的怎么说也得要小十来万,没有这个数你这三口窑出不来……”。

    听到胡爷爷这么说,苍海摆了一下手:“没事,我就按着十五万来,只不过到时候要您和大家帮着盯一点儿,别出什么问题”。

    苍海需要的就是这些师傅把窑给挖出来,至于后来的东西苍海准备自己动手,作为一个学建筑的孩子,对于装修并不陌生,更加喜谈按着自己的喜好去摆弄自己住的地方,至于请什么设计师之类的,苍海想都没有想过。

    听到苍滔说自己要挖窑,一直在旁边一声不吭的李立成说道:“这个时候挖窑是不是有点儿不太合适啊,马上就要下雪了,我觉着还是等着开春比较好”。

    李立成是老李家三兄弟的老大,平时人蔫话少,但是这话一出来到是说到了点子上了,挖窑这个事情的确是不适合冬天干,除了冬天其它三季都没什么问题。

    听到李立成这么一说,苍海这才想起来,这事儿的确不适合在冬天干,最快也得要开春,也就是说还得有三个月之后再说。

    “这冬天就不能干?”苍海还有点儿不死心,追问了胡师杰一句。

    胡师杰吧嗒了一口烟,想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海娃子,这事可急不来,要不是老李头这么一提,我还真一时没有想起来!”

    看到苍海一脸的失落,李立成到是明白了苍海的心思,张口说道:“海娃子,莫不是你怕回来没有住的地方?”

    苍海点了点头。

    李立成一听,张口说道:“这算是什么事儿,你老叔家里的窑一真空着,我们时常打扫,住上一两年都没有问题,如果你要是回来了可以住那儿,不过我要和你说一下,里面可没什么东西了,床、柜啊什么的都被他们搬家搬到了镇上去了,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窑”。

    苍海一听有住那就没有问题了,至于没有床什么的那也不打紧,自家这边空间在手,运几个床柜什么的那不是小事情么。

    “那我这里先谢过李大爷爷了,胡爷爷,那边窑就先不忙着挖,等着开春再说吧”苍海这边说道。

    等着开春苍海的手头可就没有那么紧了,等着宝石一卖,票子哗哗的进来,到时候别说是开三口窑了就算是开十三口,苍海也负担的起。

    刚才听胡师杰爷爷说要十来万,苍海还想着是不是回魔都的时候问两个死党借点儿钱,要不到美国去吸吸美国人的什么谢尔曼将军树,万一手头的银子不够用那就的乐子看了,现在听说冬天不好开窑,那么剩下的事情到是好办多了。

    自己的事情解决了,苍海这边便问起了大家的庄稼:“胡爷爷,你们这庄稼现在种的什么?”

    还没有等一桌子男人回答,李立成的媳妇,秋尚花张口说道:“还能种什么,现在能种的就只有玉米、土豆,而且总共也种不了多少,来回一趟趟的运水,咱们这些人已经不比年青时候了”。

    说完秋尚花把手中的一盘子花生放到了桌上,一歪屁股坐到了当家的身边。

    “唉,咱们这几人加起来种的地也不过就是四五亩的样子,收成还不好,玉米粒儿也就是镇上人家种的一半大,亏得现在没什么农税之类的了,要不然一年下来不光是不糊不了口,还得往里面贴钱”李立仁放下了嘴边的烟,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镇上没有给你们分地?”苍海随口问了一句。

    “分了啊,要没有镇上分的地,我们一年下来饭都吃不饱”胡师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