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我要做阎罗 > 第240章:佛敌

第240章:佛敌

作者:厄夜怪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菱财阀的当代阀主。”龙从云仿佛忽然明白了什么,凑近了一点压低声音笑道:“秦先生也对曜变天目碗感兴趣?我就是过来看个热闹,一次性拿出十几亿资金砸在曜变天目碗上,天下集团可不大吃得消。也只有三菱财阀这种当世有数的财阀,才能一次性抽出这么多现金不肉疼。”

    错了……

    秦夜深吸了一口气,笑着站了起来:“不好意思,有点急事,先离开一下。”

    快步离开宴会厅,他的神色已经凝重了起来。

    错了……自己的方向错了,阴阳师果然不蠢,他们确实来了。既然找不到,资料又没有记录,必定是走的三菱财阀的路子。但,三菱财阀阀主亲临,根本不是白亦山可以得到的消息。

    “不用去找……”

    他快步回到房间,一把脱掉西装,肃容道:“明大人。”

    “马上看看褚大掌柜在哪!给我盯死了他!”

    明世隐立刻飞了出来,没有废话,马上绽放出一片白色光华,明镜高悬若九天神眼,一组组画面飞快地在其中划过,当定格的时候,已经落到了褚大掌柜脸上。

    此刻……他并没有在宴会厅。

    不知道在哪里。他所在的地方,四周都是一片白色,应该是船舱,里面堆着大大小小的箱子。每一个都是指纹瞳孔外加密码三重保险的高科技密保箱。

    没有和货物一样层层叠叠堆在一起,每一个箱子都有独特的区域,甚至标注了自己的编号。毫无疑问,佳德这次拍卖所有的藏品,都在这里!

    除开褚大掌柜,另外……居然还有三位拘魂,十几位鬼差。在他们外围,数十名雇佣兵端着枪,雕塑一样蹲在箱后。

    周围的船舱上,布满了电子眼和电子屏,这间房间可谓武装到牙齿。就算拘魂过来都不可能全身而退。

    但……这次要动手的,是无常。

    堪称一个省的最高战力,在秦夜看来,这些防御根本不够看。起码他就有办法,在五分钟内让这些人全部躺下。

    更不要说……这次动手的,还不止一位无常。

    就在此刻,一位戴着眼镜的瘦削男子进入了画面,他恭敬地鞠了一躬,低声道:“先生、賀茂家主と岩崎閥主はあと一時間で着きます。準備してください。”

    “他说的是什么?”明世隐问道。

    秦夜目光闪烁:“褚先生,贺茂家主和岩崎阀主还有一个小时到达,还请准备好。”

    “原来如此!”明世隐如梦初醒:“要打开魔盒,需要三个人的指纹瞳孔,也就是说……贺茂小太郎,和三菱财阀的岩崎家家主,此刻也在船上!”

    秦夜看了看手机,现在时间,两点半。

    也就是说,开船的同时,选择最后核算么?

    “不错的时间……开船的同时,大家都在自己房间里等待。最大地保证安全。但……”他深呼吸了一口,闭目躺在床上:“动手的……可不止我一个无常啊……”

    “就凭你们大猫小猫两三只。也防得住镰仓秘忍?还有准备监守自盗的贺茂小太郎?”

    …………………………………………

    A403房间。

    这间房间的豪华程度比秦夜所在的房间有过之而无不及。墙上悬挂着浮世绘。地面是柔软的榻榻米,墙角摆放着枯山水的盆栽,一些日式艺术品的赝品放在异形格中。

    就在榻榻米中央,摆放着一尊茶海,和秦夜有过一面之缘的贺茂小太郎,此刻正穿着和服,将茶轻轻倒入杯中。

    清冽的茶水带着沸腾的白雾直泄而下。贺茂小太郎轻轻撩起和服衣袖,短起茶杯,正要喝的时候,忽然,一只海燕忽然从窗户飞入房中。刚刚进入房间,浑身散发黑白之气,竟然变为一只纸鹤,乖乖落入贺茂小太郎的手掌。

    式神。

    每一方土地的神职者都有他们的特长,而式神,正是日本阴阳师的专项。

    贺茂小太郎打开纸鹤看了看,上面竟然如同铜镜一样,模糊出现褚大掌柜所在房间的景象,只可惜,比起明世隐的清晰可辨,差了不止一倍。

    “嗦戴斯奈……”片刻后,他手轻轻一捏,纸鹤化为灰烬。他深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看着窗外迷蒙的夜色,用日语喃喃道:“可惜,曜变天目碗刚被挖出的时候,贺茂才三那个蠢货也在场,居然没有发现它的真面目,这种无价之宝被佳德几亿就拿下。发现了碗真面目的佳德无论如何都不肯再让给我们……靠着一同发掘的合约好不容易我们才能参与这次盛会……否则现在哪有这么多事?”

    他狠狠咬了咬牙:“第六天魔王的灵魂决不能复苏在现在的日本……即便我们没有这么多钱,我也有的是机会拿回来!夺金桑,庆栾桑!”

    “贫僧在。”“我在。”两个平静的声音响起,若有人在,必定大惊失色。

    明明他们在,却又好似看不到他们,如果不是他们开口说话,竟然好似两尊泥塑木雕。

    而且,这是僧人。

    穿着日式僧服,带着斗笠,手捧禅杖。随着他们的呼吸,周围虚空竟然在阵阵波动。

    无常!

    而且阶位绝对不低!

    “织田信长的灵魂……来自里高野的你们,不会放过的吧?”贺茂小太郎转过头来,深深看着两人道。

    “当然。”夺金沙哑的声音含恨响起:“里高野比叡山,日本最大的密宗山门。战国时期著名的僧兵团。没有人敢和神明为敌,只有这个男人……织田信长!”

    “打着‘天下布武’的旗号,说着‘地不分东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男女老幼三千人全部杀光!‘佛敌’‘第六天魔王’的雅号,是用我们的血肉凝铸的。想不到……贫僧在四百年后,竟然还有直面这位佛敌的时候。”

    庆栾的声音中野是恨意无限:“谁包庇他,谁就得死!日本密宗的头号刽子手,轮回有报……多谢您透露给我们这个消息。我佛慈悲。那么……”

    他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看着门外:“贫僧就先给我们排除一个对手吧。”

    就在说话的同时,手已经动了起来。似慢实快。随着他手指的掐诀,禅杖上的金环竟然无风自动,数秒后,当啷啷响做一片。

    “密术.霞凤凰。”随着他的声音落下,脚下竟然出现一片金光,梵文翻涌之间,化为护法修罗的影子,直扑门外!

    然而,如同泥牛入海,没有半点声音。

    “嗯?”夺金和庆栾同时站了起来,愕然看着门的方向。贺茂小太郎愣了愣,肃容道:“刚才……那里有人?”

    没有回答,夺金一步冲到门口,一掌摁在门板上。入手之处,门板竟然如同波纹一样扩散开,数秒后,赫然出现了一道漆黑的身影。

    那根本不是人的影子。

    模糊能看到穿着黑色的紧身衣,然而,全身一道道漆黑的阴气如潮翻涌。从每一个毛孔,七窍中喷薄而出。

    它没有五官,而是在仿佛地狱深渊的心脏处,裂开了一只血红的眼睛。

    “厉鬼?”贺茂小太郎倒抽一口凉气,双手一扬,刹那之间,宽大的和服袖袍中,一只只纸折的燕雀飞入窗外夜空,奔向四面八方。

    “看来……有人和我们想法一样啊……”夺金喃喃道:“今夜,必定是佳德最后核查的时间,再往后他们一旦出错就再也无法弥补。他们……也想趁着这个机会尝试能不能将曜变天目碗拿到手。”

    “贺茂君。”庆栾沉声开口:“一小时后……就看你的了。”

    “想办法带我们进入佳德的藏品室,只要打开箱子,接下来交给我们。”

    A403的房门没有打开。

    所以,他们也没有发现,就在十几分钟后,整个通道的灯光倏然闪了闪,在人类看不到的世界中,万道阴气带着嘶哑的鬼哭声疯狂凝聚,最后,在半空中形成一个漆黑的漩涡。

    数秒后,一道穿着忍者服饰的身影从中踏出。仿佛是气体组成,随着他每一个动作,全身的阴气好似要离体而出。

    “两位无常吗……”他声音沙哑地响起门外,手轻轻搭了上去,缓缓抚摸着:“那……又怎么样呢?”

    “能斩杀阴差的,只有阴差。”

    “我们的运气好像不太好啊……猩红十七死于华国阴差之手。而我第一次附身竟然选到了阴阳师的房间。不过……”

    一只猩红的眼睛亮起心脏位置:“即便我们今天没有拿到,对马海峡……猿夜叉大人为了等待织田信长的归来,可是一等四百年呢……呵呵呵……”

    “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从那片死海活着回来!”

    他离开了A403门口,然而,里面两位里高野无常却仿佛没有感觉那样。

    猩红的眼睛扫视了一圈空荡荡的通道:“一小时之后吗?那……我就看看,谁会这么不走运被我选上吧……”

    ………………………………………………

    朝仓拓真有些烦躁地嚼着口香糖。

    他长得很高大,在日本人中一米八五绝对是个一览众山小的身高。即便笔挺的西服也挡不住下方肌肉的块块隆起。因为不能抽烟只能嚼口香糖,他已经烦躁地快要忍不住了。

    这是一间小房间,大约五十平左右。没有任何豪华的装饰,沙发上坐着一个和他同样肌肉隆起的青年。正百无聊赖地看着报纸。就在他抓耳挠腮的时候,对方朝他抬头道:“想抽就去洗手间,我们不会告诉藤原管事的。不过……”

    他顿了顿,声音严肃起来:“阀主大人就在隔壁,只要发现一点动静,你可别贪恋你的烟屁股。”

    “谢了。”朝仓拓真再也忍耐不住,立刻冲进了洗手间。

    空间不大,洗手间里一个盥洗台,一个马桶,旁边就是关的严严实实的沐浴间。毛玻璃透过去什么都看不着。

    “啪嚓……”他迫不及待的走到盥洗台前,刚点燃火机,忽然之间,啪啪啪!洗手间里的灯……全部熄灭!

    “いまいましい!”他恨恨骂了一句,正要点烟,忽然……一股剧烈的恐怖感,从脊椎一直传到头皮,让他火机啪嗒一声摁灭。

    有人……

    这里……还有别人!

    就在刚才,灯熄灭的瞬间,火机点燃的时候,他的左边……站着一个漆黑的人影,眼角余光仿佛看到,对方的头倾斜到了正常人根本不可能达到的平行线,正用一只猩红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