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仙子请自重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你这种妖女我见过

第二百二十九章 你这种妖女我见过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实秦弈心中也偶尔会闪过一种魔鬼念头。

    ——明明在和大欢喜寺的人为敌,中的毒为什么是法力破坏,而不是媚药呢……

    如果是那种东西,自己也就“勉为其难半推半就说一声仙子请自重”然后就从了吧,没什么心理障碍。

    可惜不是,那只是郑云逸的医宗之毒,效果更类似于软筋散或者散功药这一类的东西,附带破坏经脉等伤害作用,如果一般人可能直接废了。只是孟轻影毕竟腾云修行,还能压着药力爆大招,最后还有余力招龙。

    如果只是这种YY,倒也不算什么魔鬼,很多男人都YY过。

    真正的魔鬼是,这种暗室之中,想要把她怎么摆布都可以的心理认知。而且这是仇敌,她曾经心心念念要杀你……理论上说,你怎么对她都不过分。

    还可以说,自己在替天行道,诛杀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的魔女。

    还可以说,自己在替明河报仇,让她体会一下当初明河差点被那啥的感觉,而且你曾要杀明河,我也该替她杀了你,以绝后患。

    理由太多太多,可以说服任何人。

    但秦弈说服不了自己。

    乘人之危欺暗室,做不出来。当初对明河做不出来,如今也一样做不出来。

    按流苏说的直接杀了吧……前一刻还在并肩作战,下一刻就翻脸插刀,也做不出来。

    心有邪念,但做不出来,这是一个正常的人吧。

    甚至在问流苏之前,他心中想得最多的是帮孟轻影治疗呢……大家仇怨未解,那也是以后再解决的事吧,不该是现在。

    流苏叹了口气:“所以说吧,我说话干嘛,你又不听。”

    “呃……”

    “反正早也知道,你虽看着有点色色的,本心确实是正人君子。”

    “喂,我哪里色色的了?”

    流苏:“呵呵。”

    秦弈:“……”

    流苏懒得跟他扯色不色的问题,又道:“正人君子往往吃亏……目前为止你还没因此吃过亏,是好事,也未必好……我一直挺想让你吃个教训的,却总是没遇到。这次我也很期待,这个魔女会不会是你吃亏长记性的开始。”

    “正人君子又不代表傻白甜。”秦弈道:“不杀她,难道我不能先制住她?”

    …………

    孟轻影悠悠醒转,眼神从迷糊到凌厉只是瞬间,第一反应就是唤出惯用的影梭。

    然而失败了……法力空空荡荡,根本用不出来。

    内视了一下,孟轻影微感愕然。

    不是想象中的伤势恶化,相反,有丝丝药力正在梳理经脉,抑制毒素破坏,调和她受损的躯体,连被反噬得绞痛的神念都有药力在滋养。

    一切正在好转。

    但下丹田的金丹上,有个清晰的封禁,金丹锁死,法力不能动用。连神念也被限制,神念不能离身,也就不能沟通傀儡帮忙。

    锁神丹……孟轻影心中一沉,这是大欢喜寺的丹药,是为了那种清醒调教的恶意而设的东西……

    难道自己最后的神念让气运之龙守护,终究还是失败了吗?还是落在了大欢喜寺手里?可大欢喜寺怎么没有收缴自己的戒指,还戴在手上?

    她终于把目光投向前方。

    黑暗的屋子里,隐隐有丹火在燃,一个人影背对着她,正对丹炉在炼丹。

    那背影……是秦弈。

    孟轻影反有舒了口气的感觉,既是秦弈,锁就锁了吧,是他的话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

    丹药想必是从慈慧那些和尚那儿摸来的,之前也见他用了大欢喜寺的缠绵钟和无色界了不是?

    这药……只是为了担心自己复原之后翻脸?

    孟轻影自嘲地笑笑。

    好像很应该。

    她发现……她信任秦弈还胜过信任自己。

    如果流苏能听见她的心声,想必会点头,类似的话它也对秦弈说过。这种感觉很奇妙,起码流苏觉得自己偶尔会忍不住对秦弈卖萌,有大半原因是因为这个。

    那种让人安心的感觉……哪怕他只是个菜鸟。

    “醒了?”秦弈似乎感应到她醒转的变化,头也不回地道:“稍等,这一炉丹就好了。”

    孟轻影也就不说话,安静地看着他炼丹。

    此地没有地火,丹火是秦弈自己的术法,那是巫祝祭火吧,很稳。

    想不到他还是个丹师……孟轻影转头看看,虽是法力被禁,但夜视能力已经没有问题,可以看见这屋子四周都是药柜,有成品丹药也有药材。原来是个药室……他是在现场取药炼丹,针对性的配制对症丹药?

    真是比想象中还靠谱。

    小小年纪,好像还没自己大呢,会的东西可真多,武修,道修,炼丹,琴棋书画……从他的身法判断,应该还是个懂阵法的。

    丹炉忽然自启,有几枚丹药自动飘浮上来,满室生香。

    秦弈没有熄炉火,留了一撮火焰,好像当篝火似的,然后才取了丹药坐到孟轻影身边:“这是真正能解你体内之毒的,大概需要三粒,每日一粒……”

    孟轻影也不犹豫,取过丹药直接服了一粒。

    闭目感应了一阵那毒素飞速驱散拔除的感觉,她微微一笑:“也就是说,我还要和你在这里呆三天?”

    “事实上,你我已经在这里呆了三天。”秦弈道:“难道你看不出,我自己的伤已经养得七七八八了?”

    “看得出。”孟轻影笑容变得有了几分妩媚:“所以……现在秦大爷生龙活虎,小女子被锁了神,是不是该任由秦爷享用了?”

    “能不来这套么?”秦弈道:“你知道我只是在防备什么。这次你我算是携手互助,有始有终。将来江湖路遇,该怎样再怎样吧。”

    “该怎样?”孟轻影有意曲解着:“也就是说,秦爷打算下次再用我?”

    “女人,你是欠那啥?”秦弈斜睨她道:“一定要往那方向扯,挑逗男人的神经,对你有什么好处?”

    “何须好处?”孟轻影道:“我也想要,不行吗?”

    “得了吧,你这种妖女我见过……”秦弈顿了一下,还是道:“口中勾勾搭搭,实际说不定在告诉自己:快点露出色念,给我一个杀你的理由。”

    孟轻影神色微变。

    她倒是没这么想,只是想挑逗他一下,只不过觉得很好玩。

    她甚至觉得玩火自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秦弈越看越顺眼,不是大欢喜寺那些恶心巴拉的,真与他一夜风流又如何?魔道妖女,只顺心意而行,无需贞节牌坊。

    可秦弈这话却像把刀子,插在她的心里。

    她本因伤势复苏而略微红润起来的脸色再度苍白下去:“你……就真的对我防备至此?”

    秦弈靠在墙壁上,有些出神地想了想:“倒也不是……不过孟姑娘,你我不是一路人,就没必要过多牵扯了吧。说不定将来,我见你杀戮无辜,又要与你为敌……”

    孟轻影怔了怔,倒是沉默下去。

    也对。

    有什么可牵扯的,不是一路人。

    交易两讫,桥归桥路归路。

    但不知为什么,原本绝对懒得争辩的三观问题,此刻她竟忍不住,幽幽道:“你觉得我草菅人命,可你又知不知道,抱着你这种所谓的善意,在魔道宗门能活几年?说不定早就成了别人的女奴,炉鼎,还能好端端站在这里跟你说话吗?”

    ————

    PS:自查整改了一天,更新晚了勿见怪。其实今天原本事不多,还打算补上个月加更的,时间全浪费了,真TM蛋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