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 > 【V033】探望小奶包

【V033】探望小奶包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所有人竖起了耳朵,都想知道这个连燕少主的小舅子都敢欺负、却连孩子也生不出的女人是谁。

    颜榭是果真醉糊涂了,连这种女人的八卦挂在嘴边,太不像个男人了。

    君长安饶有兴致地看好戏,燕怀璟本不该在意这等市井流言,可不知怎的,他竟也想知道那个名字。

    “你们过来,我小声和你们说,她就是……”

    以君长安与燕怀璟的耳力,颜榭便是将声音再低,也足够他俩听得清,然而就在他即将宣之于口时,门外忽然冲过来一队护卫,扒开围在颜榭身旁的公子们,抓住颜榭的胳膊,不容置疑地将他拽了出来。

    “哎!你们干什么的?连我凝香馆都敢闯?我看你们是不要命了!”

    金娘挥着帕子,金刚怒目地站了出来。

    “颜侯爷的人,怎么?要算账吗?”领头的护卫冷冷地瞥了她一眼,金娘的心一个咯噔,那位颜侯爷她自是有所耳闻的,不仅在边关打了胜仗,是皇帝跟前儿的大红人,也是老百姓心目中的大英雄,最重要的是,他女儿为燕少主生下了三个孩子,皇帝如此抬举颜家,他八成是要给燕少主做岳父的。

    旁人金娘都敢惹,唯独那位少主,金娘是万万得罪不起的。

    好在护卫们抓了颜榭后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金娘作势在后赶了几下,装出那伙人是让自己吓跑的。

    热闹没了,公子们一哄而散。

    “走吧,殿下。”君长安说。

    燕怀璟淡淡颔首,跟在君长安身后上了停放在巷子里的马车。

    颜府的马车就在不远处,里头依稀传来一声女子的娇喝。

    君长安说道:“是颜小姐。”

    燕怀璟看了眼颜府的马车,面无表情道:“回府。”

    却说颜榭被抓上马车后,一眼看到了自家妹妹,他这会子脑子不大清醒,反应也迟钝,一会儿竟然也没感觉到任何心虚。

    颜如玉对马车外的护卫吩咐道:“你们去巷口守着,不许任何人靠近!”

    “是!”

    护卫们应声去了,巷子里原就只停了燕怀璟的一辆马车,它离开后,再无闲杂人等了。

    颜如玉冷冷地看向醉得不省人事的哥哥,一杯凉水泼了过去!

    颜榭一个激灵,酒醒了一半,炸毛地坐直了身子:“颜如玉!你干什么!”

    颜如玉将杯子重重地搁回了桌上:“我干什么?这话应当我问哥哥才对,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谁让你在外头胡言乱语的!”

    颜榭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在凝香馆口无遮拦地说过些什么了,都说酒壮怂人胆,这话真真儿不假,搁平时,他打死也不敢这般胡来的,可酒气一上头,就连天王老子都不怕了。

    “我不是没……没把名字说出来么……”颜榭心虚地嘀咕。

    颜如玉被他这副冥顽不灵的样子气得火冒三丈:“你真以为你是我亲大哥,就可以在外胡来是不是?你当我拿你没辙是不是?别忘了你如今的荣华富贵都是谁给你的!我能给出去,也能拿回来!”

    这话颜榭就不爱听了。

    “你别不爱听!”颜如玉及时堵住颜榭的话,声如寒潭地说道,“我好不容易才扶起来的颜家,再敢给我胡言乱语,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颜榭惊恐地打了寒颤!

    ……

    却说引白老爷识破白夫人真身后,俞婉一直忙着作坊的生意,每日还与俞邵青一道上山挖笋,忙得脚不沾地,好几日都没进京了。

    崔掌柜托人带来消息,道是白老爷退了陈家的亲,关于白夫人与白棠的弟弟并未多言,但也不难猜得出,二人的处境不太妙。

    白夫人做出这种事,很难让人不去怀疑那孩子是不是白老爷亲生的,真相如何不重要,白老爷信什么最重要。

    “崔掌柜让小的问姑娘,小姐的天花何时能痊愈?”伙计说。

    俞婉弯了弯唇角道:“白老爷又是请大夫,又是烧香拜佛的,想必用不了多久,就可感动上苍了。”

    ……

    “阿婉呐!”

    崔掌柜的伙计离开没多久,里正上门了。

    俞婉正在挑选后山挖来的春笋,按个头与老嫩装在不同的篮子里,听到里正的声音,她放下手头的活儿,用棉布擦过手后去了堂屋:“里正,您怎么来了?快请坐!”

    里正在堂屋坐下了。

    俞婉倒了一碗茶来。

    里正一眼看到桌上的坛子与食盒,纳闷道:“又要去送货呀?”

    村儿里知道俞婉与京城的大酒楼做着生意,酒楼的马车每日都来拉货,但偶尔,俞婉也会亲自送点货。

    今日却不只是去给秦爷送货的,俞婉好几天没见小奶包,想他们了,拜托大伯做了些点心,打算待会儿给小家伙们送去。

    不过这个,就不好让里正知道了。

    “是啊,做了点酸笋,不知道他们满不满意,先送去给他们尝尝。”俞婉含笑说。

    “啊……”里正的面色出现了一瞬的恍惚,就在几个月前,阿婉还是个木讷又老实的姑娘,如今却变得如此八面玲珑了,生一场病,真把这丫头给生开窍了。

    不知赵家小子知道阿婉变得如此能干,会不会后悔当初的决定?不过这些不重要了,赵家已经连夜潜逃了,阿婉的好,他们半分也享受不到了。

    “里正是找我有什么事吗?”俞婉问。

    “你阿爹的事怎么样了?”里正问。

    俞婉说道:“吴叔叔去找人了,等把人找到,就能替我阿爹沉冤昭雪了。”

    里正叹了口气道:“好不容易活着回来竟然出了这种事……我们都相信老三的为人,希望老三能早日洗脱冤屈。”

    俞婉弯了弯唇角。

    里正又道:“我今日来,确实是有事相求。”

    “您这话就见外了,有什么事您但说无妨,只要是我能做的,我都会尽力。”俞婉对里正的印象很好,哪怕曾那么器重赵恒,可在处理她与赵家的事情上,也没偏颇过赵恒分毫,他或许并不是一个十分能干的官儿,却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

    里正难为情地笑了两声:“你已经帮了乡亲们那么多,我都不好意思再开口了。”

    俞婉笑了笑:“您说吧,里正。”

    里正叹道:“还不是你二牛哥他们?如今不打仗了,他们没事儿干了,地又没得种,我就想问问你,作坊还缺不缺人?”

    “作坊暂时不缺人。”让秦爷帮忙定制的千斤顶到了,用千斤顶压豆腐,大大节约了时间上的成本,大家的手艺也比从前熟稔了,工作效率直线提高,完全能应付豆腐与接下来的酸笋的订单。

    “不过。”俞婉又说道,“我们打算建宿舍与厂房,需要不少人手,还有我想找人去收购大量的春笋。”

    后山春笋多,可若真给醉仙居供货,怕是不够挖的。

    收春笋里正能听明白,可宿舍与厂房是啥?

    俞婉简单解释了一遍,里正恍然大悟:“你这丫头,都有这个闲钱啦!”

    “没钱也得建,不然生意没法儿做了。”隔壁罗大婶儿家的柴房都让他们的货给堆满了,俞婉接着道,“二牛哥他们若是不嫌弃,就先过来帮忙盖房吧,大工八十文一天,小工五十文。”

    “这、这么多啊……”里正惊呆了,这工钱,比杏花村的高出了足足一倍呢,“你你……你别亏了,虽说是同村,可不该给的就别给,你们俞家有今天也不容易!”

    俞婉失笑:“我不是白给那么高工钱的,我要求比较高,达不到要求的我不会录用。”

    里正连连点头:“应该的,应该的!”

    这么高的工钱,别说在村子里挑人,去城里挑人都够了!

    里正高高兴兴地出了俞婉家,去各家送消息了,这边,俞婉也分拣好了春笋,抱着酸笋与点心去了镇上。

    她没叫上俞峰,俞峰与俞松去乡里看石材与青砖了。

    俞婉先去了少主府,哪知却被告知小家伙不在,让燕九朝带出门了。

    扑了个空的俞婉小脸黑黑的,闭门思过闭成这样,也真是没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