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重生七零之哑女多娇 > 42.第042章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说吧,对于那个姑娘, 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以后是怎么打算的?”从外面参加完寿宴的周盛东把儿子叫到书房里询问道。

    周靳言闻言正了正神色, “我昨天出门的时候不都说了吗, 我出去给你们带个儿媳妇回来。你说我是怎么打算的?当然是当老婆。等过段时间我们感情水到渠成了,自然而然不就结婚了。”

    周盛东闻言点了点头, 面上看上去淡定如初,然后随手拿过一支钢笔朝着周靳言扔了过去,“合着全家就我最后知道, 连殷郝那小子现在也跟你一个鼻孔喘气!”

    侧身轻易的躲掉那支钢笔, 周靳言笑道:“这不是还有妈和沈叔陪着您吗, 不算是最后。”

    说完,周靳言撇撇嘴, “还不是怨你, 要不是你之前放任着外面那些流言, 我在外面的名声能这么差?当时我跟青青自我介绍的时候,我这边名字还没说完, 那边她就一哆嗦。”

    周盛东,周盛东都要气笑了。

    流言?我就算是你亲爹我都不好意思说外面那些说辞是假的。一匹吃人不吐骨头的狼, 再怎么传也不能颠倒黑白说成是小白花。

    “对了, 不说我还差点忘了。你以后去那些什么宴会,寿宴之类的地方看到你的那些老朋友什么的,让他们跟家里的那些小辈们说, 不要随随便便的人云亦云的乱说话。饭可以乱吃, 话要是说错了…”周靳言轻笑, “那可就不能怨我了。”

    周盛东说归说,但是听到周靳言这样说还是点了点头。

    确实,不管以前怎么样,即使把周靳言说成是罗刹鬼转世那也只是周家或者说周靳言懒得计较。现在周靳言不想听到这样的声音了,那这些平时嘴上没有把门的就要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这把骨头够不够周家拆的。

    好不容易现在周靳言性子看上去没这么邪乎了,也找到喜欢的女孩,眼看着就要定下来了。以后自己含饴弄孙,尽享天伦的日子近在眼前,怎么能容许那些外界因素破坏!

    ***

    大陆

    “翠儿啊,你去前面迎迎,看看东林他回来没有,我这心啊,一直砰砰跳的。”一个看起来五十上下的妇人正面色焦急的在屋子中踱步,甚至隔个几分钟就会把头伸到窗户那里听动静。

    “妈,东林不是说了吗,我们不能出去迎他把动静弄得太大。”屋子里另外一个同样焦急,但是好歹还记着自家男人嘱咐的女人劝阻着婆婆。

    马秀花闻言颓丧的一屁股坐在了屋内的椅子上,一边给自己灌了满满一大杯的凉白开,一边埋怨道:“都怪那个死老头子,自己往牢里一蹲完事了,留下咱们娘仨在这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熬日子。我的林子啊,要不是他爹连累他,他怎么至于一个人从来没出过远门现在却要出门谋出路。

    如果不是放心不下他,我当初就应该一脖子吊死,也不用现在一天天的担惊受怕!”

    这说着说着,马秀花就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淌。连带着本来就已经心烦意乱,结果还要安慰婆婆的魏翠翠眼眶也红了起来。

    原本一开始和赵家接亲的时候,那个时候她在村里可以说得上是风光无限。嫁到城里来的,她不是头一份。

    但是她未来公公可是县里大工厂的副厂长!丈夫也是有厂里正式的编制拿的铁饭碗,就准备过些年等公公退下来之后靠着公公留下来的人脉关系接公公的班。

    如果不是因为她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和丈夫认识,之后在知道了他的家世之后坚持不懈的给他写信联系,终于在两人都朦朦胧胧的生出些好感之后的一次见面里直接当机立断生米煮成熟饭,甚至怀上了他的孩子,这样的好事又怎么轮的上自己一个农村姑娘上位。

    那次见面,本来赵东林根本就不准备做什么,只是趁着魏翠翠进城来买东西两人趁机见上一面,恋爱关系都还没有正式建立呢。

    可是架不住有心算无心。一个青年小伙子,血气方刚的,另一个又有心勾引,不知道怎么的就在赵东林的晕晕乎乎之下两人成了事。

    也是魏翠翠自己肚子争气,那次之后回了家,还没等赵东林想好该怎么给她一个交代,一个月一过,魏翠翠怀孕了。

    这下子赵东林是不想认都不行了。他老子还在厂子里当着副厂长,这么些年没少踩着人往上爬,这个把柄要是被魏翠翠宣扬出去,这个时候流氓罪抓的那么严,他和他老子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而魏翠翠就是冲着嫁进赵家来的,除了结婚,她不接受其他任何的处理或者补偿方法。

    最后没办法,两家一合计,在魏家欣喜万分,村里人艳羡不已,

    赵东林自己不是那么情愿,还有些小郁闷,赵家颇有微词中,两人迅速在魏翠翠肚子还没有大起来之前办了酒席,结了婚。

    魏翠翠就这样完成了在村里许多女孩看来飞上枝头变凤凰的转变。

    可惜好景不长,她这边嫁到赵家还没有过几天好日子高兴几天呢,那边赵家的顶梁柱,赵东林他爸就被人给轰下了台。

    其实赵东林他爸这样的情况放眼全国各地并不少见。像他们这样被轰下来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发家过程如出一辙。

    全都是靠着十年动.乱间到处抄家批.斗积累的原始资本,然后才一步步的走上了领导阶层的位置。

    要知道在十年之前,赵东林他爸其实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工厂厂工而已。那时候像他这样的人多了去了,也没见他的技术就比别人好到哪里去,凭什么他当厂长?

    因为他政.治嗅觉灵啊。借着组织的顺风车,顺风顺水的把自己推上了高位。舒舒服服的当了几年的实权副厂长,连厂长都不敢轻易得罪他。

    可惜,出来混都是要还的。

    这两年风向一变,那些个在最上层搅风搅雨的大头头都被一锅给端了!

    伸冤的伸冤,平反的平反,调查的调查。原本那些威风八面的造反头头起家的领导们都被查了个底朝天,情节严重的,直接这边脱了官服那边就给丢进了监狱吃牢饭去了。

    赵建刚没跑掉,被厂里一开始是车间主任,后来被他整下去现在还在扫厕所的老头给一状告到了政府专管这方面的机构。

    老头是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最后情绪一上来,扫了这么多年的厕所委屈啊!直接就一头碰在了机构办公室里。送到医院抢救的时候才查出来由于多年的营养不良,本身就已经是体弱多病,好悬没救过来。

    这下子直接惊动了市里来视察的领导。

    顺理成章的,赵建刚进去吃了牢饭,有期徒刑二十年。

    二十年,人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出来都是一个未知数。

    赵建刚倒了,赵东林也被开除出厂。甚至因为有这么个爹在,再加上平时赵东林在县里也算是个人物,认识他的人还不少。再找工作人家都不愿意用他。

    原本如日中天,衣食不愁的赵家,就这样捉襟见肘了起来。

    后来被逼急了的赵东林穷极思变,想着也许出去闯闯会有新的机会。反正现在出门也管得不那么严了,最起码不会没了介绍信,除了县城就寸步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