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农门医妻 > 第735章 坑舅

第735章 坑舅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连几天,林月季都躲着穆宏利,以来不愿意再跟他起争执,免得穆九为难;二来,每次见到他就心情不好,她可不想因为心情的关系在给病人诊治的时候出错。

    穆宏利正好有事去北方一段时间,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以后。

    林月季已经在京城住习惯了,每天早上陪着穆远山去医馆,傍晚回来。

    因为她是穆九的徒弟,本身就有实力,加上穆远山的照顾和她非常努力,短短一个月,她在京城已经小有名气,不少人都知道穆家的医术后继有人了,是一个年仅十四岁的小姑娘,跟当年的穆九一样的有灵气。

    天气逐渐变凉,穆宏利从北方回来,给穆九和李小桃每人带了一件上乘的裘皮大衣。

    跟玫瑰和小草住在一起久了,他一直把她们俩当做家人,一个姑姑一个妹妹,两人都有礼物。

    傍晚的霞光把玫瑰园上方的天空照得五彩斑斓,玫瑰和张小草坐在石桌旁对账,林月季则捧着医术安静的写写画画。

    玫瑰捧着毛茸茸的紫色大衣,笑容满满,“谢谢公子,但下次不要这么破费了。”

    张小草到底还小,看不懂穆宏利对林月季的心思,但她看得非常明白,所以眼神一个劲的往林月季身上瞟,那意思:不要送给我们,送给月季啊!

    穆宏利哭笑不得,同样给了玫瑰一个眼色:得你们给我腾空间啊!

    “玫瑰姑姑,要不是你带我,我在生意场上会吃更多的亏,一件衣服而已,下次我去南方给你带几匹丝绸回来……”

    “咳咳……”玫瑰实在听不下去了,老弟,你这样会追不到媳妇的,“我忽然想起了我还有点事,小草,你跟来一下。”

    张小草虽然懵懵懂懂的,但也能感觉出一点不对劲来,跟着玫瑰离开玫瑰园。

    院子里只剩下穆宏利和林月季两个人外加一个小雨点。

    穆宏利给了小雨点一个眼色,后者踮起脚悄悄的退开了。

    林月季还沉浸在一个方子里,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变化,直到感觉到一道迫人的目光停留在她的头顶上,她才抬起头来,便见到穆宏利那令她看不懂的目光,再扭头,什么时候玫瑰和小草已经走了,下意识的不想跟穆宏利待在一个空间里,站起来就走。

    “等等!”穆宏利飞快的拉住林月季的手。

    “放开!”林月季甩了甩,没能甩开,有些恼了,“放开我!”

    “不放。”穆宏利也不是第一次拉她的手了,小手儿软乎乎的,就想这样一直拉下去。

    “你放不放!”林月季是真的恼了,亮出明晃晃的银针,“穆宏利,你别过分!”

    “有话好说!”穆宏利最怕就是这银针,看来回头得找姐姐要一点解药,让林月季能随便扎。

    林月季又要走,穆宏利一急,又拉了她的手,见她扭头回来那略带冷漠的眼神,急忙撒手,“我……我给你带了礼物。”

    林月季道,“谢谢,我不需要。”

    “可是我想送给你。”穆宏利大声喊道,“抬进来!”

    两个小厮早就等候在玫瑰园外面,听到穆宏利的话抬了一口大箱子进来。

    穆宏利笑嘻嘻的,“抬到小姐的房间里面。”

    “等等!”林月季叫住小厮,“抬回去,我不需要。”

    “不……月季,你需要的,天逐渐变冷了,再过一个月就要下雪了,到时候能把人冻成冰棍,这些都是我从北方带回来的衣服、靴子,穿上就不怕冷了。”

    林月季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这个月发了月钱一百两,她觉得穆九给多了,退回去被穆九骂了便留下了,加上她从穆家村带来的一百两,二百两银子在京城也足够买一身暖和的冬衣,不需要穆宏利另外再给,就算需要,她也可以找穆九,而不是接受穆宏利的馈赠。

    “我自己有,不需要,你感觉拿走。”

    “不是……”穆宏利更急了,“你需要的。”

    在离开的一个多月里,他时时担心林月季被哪个小白脸勾走了,所以这一次回来,他想定下来,不然以后都不敢离开。

    “你需要的相信我,你也需要一个像我这样跟你两小无猜的未婚夫,我保证以后在京城没人敢欺负你。”

    林月季眉头拧得紧紧的:这人更恶劣了!除了你还有谁欺负我?

    “别跟我开这种玩笑!”

    林月季快步跑回房间,把门关上,她担心自己忍不住又跟他吵架。

    看在师父的面子上,不要跟他吵架!

    望着紧闭的房门,穆宏利心头有点失落,“月季,你相信我,我是真正想跟一好好过一辈子的。”

    林月季却因为担心忍不住跟他隔门吵架,把自己捂到被子里,耳根子清净。

    “月季,你开门啊,我们好好说话。”穆宏利把门拍得很大声,但林月季就是不开。

    穆宏利让小厮把箱子抬到林月季的门前,失落的离开了。

    想了想,觉得孙泽昀不靠谱,还得去找林长生。

    结果去了林长生和穆九的院子,正好看见林长生从厨房里出来,一身的油烟味。

    算了,姐夫那一套他学不来。

    看见小鱼儿和球球蹲在地上玩,生出一计,抱起小鱼儿就走。

    小鱼儿冷不防,吓得急忙搂住穆宏利的脖子,“舅舅,你要把我卖掉吗?”

    穆宏利被小家伙软萌的声音融化了,“哪舍得啊,小鱼儿去帮我哄哄舅妈好不好?”

    “舅妈是什么?”小鱼儿只有两岁半,脑子里还没有舅妈这个概念。

    “舅妈就是舅舅的妻子,就像你爹娘那样。”

    “哦,舅舅惹舅妈生气了?”

    穆宏利:“……”

    你咋知道!

    “没……没有。”

    “舅舅,娘说了,撒谎不是好孩子。”

    穆宏利心累,你一个连舅妈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怎么就知道舅舅惹舅妈不高兴了?

    “真没有,是有些话小鱼儿去说比舅舅去说效果更好。”

    小鱼儿歪着脑袋,似懂非懂。

    穆宏利又解释了,“像你爹惹你娘生气了那样,他总是让你去哄娘亲……”

    不等他说完,小鱼儿哼了一声,软乎乎的事手指点在穆宏利的脸上,“舅舅又撒谎了,爹爹才不会惹娘亲生气呢!爹爹昨天还跟哥哥说了,以后不要惹嫂子生气,不然吃亏的还是他,嗯,爹爹也跟我说,以后惹我生气的相公要不得,让我找一个能把我宠成女儿的相公呢。”

    穆宏利:“……”

    扎心了!

    不过姐夫,小孩子还这么小,你这样教育他们真的好吗?

    抱着小鱼儿到了玫瑰园,穆宏利又大力的敲门,“月季,出来了,我姐夫有事,你来帮忙带一会儿小鱼儿!”

    不曾想,林月季听到小鱼儿倒是开门了,但是小鱼儿冲林月季笑了笑,“师姐,舅舅撒谎,爹爹在一边做饭一边带我们玩哟。”

    穆宏利:“……”

    不等他说什么,小鱼儿又说话了,“舅舅撒谎,你明明是师姐,怎么会是舅妈呢?”

    林月季凶狠的瞪了穆宏利一眼,“别在小孩子面前乱说!”

    然后低头冲小鱼儿露出温和的笑脸,语气也非常的软和,“小鱼儿要跟我玩吗?”

    小鱼儿歪着脑袋,睁着大大的眼睛,似乎很认真的考虑了一下,“要,舅舅撒谎不是好孩子,我不要跟舅舅玩。”

    说完挣扎着从穆宏利手里滑下去,扑向林月季。

    小鱼儿胖乎乎的,穆宏利心口一跳,真怕她把林月季给扑倒了。

    林月季稳稳接住小鱼儿,“走,我带你去娘那里。”

    抱起小鱼儿就走,正眼都不给穆宏利一个。

    穆宏利气得那叫一个炸裂,人家小孩子都是坑爹坑娘,小鱼儿倒好,专坑舅舅。

    没爱了。

    林月季带着小鱼儿回到穆九的院子时,林长生正好把菜盘子端上桌,见到小鱼儿,冷冰冰的脸一下子柔和了下来,“小鱼儿,来吃饭了。”

    然后,也不叫穆宏利和林月季,直接把小鱼儿从林月季手里抱走,在小鱼儿看不到的角度,冷声道,“今天就不招呼你们了,你们俩自己解决。”

    穆宏利:“……”

    林月季,“……”

    谁说女人多变,这位大将军的翻脸比翻书还快。

    不过,两人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林长生,倒是难得默契的说道,“我正好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然后出了小院子,去了大厅。

    巧的是,穆远山不在家,说是进宫去了,李小桃、玫瑰和张小草不知哪里去了,家里能进大厅吃饭的就只有穆宏利和林月季。

    林月季不愿意跟穆宏利单独呆在一块儿,对林伯说了一句她不想吃饭,今晚不要准备她的晚饭,回了玫瑰园。

    穆宏利摸摸鼻子,利用小鱼儿哄林月季的计划失败,似乎他的计划就没成功过,真不是一般的背时。

    不过嘛,一计不成,再来一计就是,姐夫的精髓没学到,但师父那一句“想娶媳妇脸皮就得厚”他倒是听了很多遍。

    对林伯说了几句,离开林府,去了京城最有名的天香楼,想了半天也没能想出林月季到底喜欢吃什么,随意的带了几个招牌菜,回到玫瑰园。

    林月季的房间里已经亮起了灯火,昏黄的灯光把女孩的影儿印在窗子上,影影绰绰。

    才敲门,就听到里面的林月季吼了一句,“穆宏利,你有完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