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英鸾 > 第五章 沉渊(五)

第五章 沉渊(五)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这句话,母亲再次怔住。

    母亲怔了很久,再然后,他听见母亲无奈地笑起来。

    “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呢?”

    少女静静地看着她,语气中有着疑惑,“你如果死了,我就要失信于人了。”

    这世上恐怕只有那个女孩子会这么想,正常人面对死囚唯恐避之不及,谁还会顾虑所谓的承诺?

    对方死了不是一了百了,怎么还有人要趁着对方没死来兑现承诺的?

    “你还真是比月娘的女儿更像月娘的女儿。”他听见母亲深深叹了一口气。

    那句话里的巨大感情,他在很久很久之后才明白。

    “但这么像她的话,将来会很吃亏的啊。”

    齐王妃看着牢门口站得笔直的少女,神情复杂。

    “我本来就是她的女儿。”少女一本正经地回答。

    “好好,是我错了。没人比你更是了。”母亲笑起来回答。

    “你不说我都要忘记了,”年轻的妇人无奈地笑道,“我当初只是给你一块糕饼,你却许了我一个心愿。”

    有一个他们这些在乱世里长大的世家子弟才知道的秘密。这中土大陆上最珍贵的东西,不是神兵,不是权力,而曾经是一个女子的人情。

    现在齐王妃发现,那个女人这个女儿的人情,即将拥有和她母亲的承诺一样巨大的价值。

    齐王妃是真的快不记得了。毕竟一个十岁孩子的戏言,谁会当真呢?

    四年前,皇后回家探亲,拜托她照拂宫中的儿女,当时她还觉得奇怪。公主皇子在宫中自是会被如珠似宝的照顾,陛下在朝,谁不长眼去伤害他们?

    直到她看到那个孤身一人被罚在冷宫禁足的少女时。

    那个时候那个女孩才刚满十岁,还没有展露出她的锋芒。

    也没人想到她会展露锋芒。

    那个时候,不知是谁下的令,宫中无人敢靠近她。

    齐王妃很容易就能猜到,宫里的人惯会攀高踩低,对上位者的心思揣测得比什么人都要快。

    这个宫殿的主人厌恶她,那么下人们就会比什么仇人都要厌恶她。

    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就是在庇护者离开的时候用的。

    在宫殿的阴影里,当时的她震惊地看着那个坐在阴影里的小女孩。

    没有人靠近是真的没有人靠近。

    包括……没有送饭的人。

    她不知道那个孩子在那坐了多久,但那小孩的身边只是放着一碗雨水和窗外很远的树上的野果。

    她甚至不知道那么远这孩子是怎么摘到的。

    “齐王妃,陛下叫您过去,齐王妃!”

    宫人尖利的叫喊被她抛在脑后,吱呀一声她推开了冷宫的门。

    坐在屋内台阶上的那个少女闻声抬起头。

    她以为她会看到一个满面泪痕的小脸。

    结果那个孩子只是很普通地看了她一眼,对她笑了笑。

    “您好,您是……齐王妃?”

    这就是她和那个之后成为传奇的女孩的相遇。

    明明只有十岁,但那个孩子抬起头的瞬间,整个冷宫却仿佛瞬间被照亮。

    而身为齐王妃的她只是愣愣站在门口,一句话都说不出。

    她以为她会悲悯,她会同情,会愤怒,但在看到那个孩子的眼睛之后,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就如她十五岁那年,在遇到那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青梅竹马的少年身边的那个少女之时一般。

    那时候她以为会怒不可遏,愤怒自己的初恋被一个半路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女人抢走。连她的手帕交都为她打抱不平。

    但在看到那个站在骏马边说笑的少女回过头来,她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你好,你是……李容?”

    人总是会被光吸引。

    她不知是不是他们这些生于乱世的人都有这样的特征。

    那个站在马边的少女,让她身边的所有男儿都黯然失色。

    明明是一个和自己同岁的少女,还看不出之后纵横大陆的模样,但她站在那里,自己就再也看不见其他人。

    “你好,你是……李容?”

    不同于姐妹相对时的假笑,毫无阴霾的笑容。

    她明明知道自己是与她未婚夫关系匪浅的女人,却毫不在意。

    后来李容才知道,那名马上少女在乎的东西远远超过她的想像。

    那个时候她相信了,这世上真的有宛如朝日一样的人。

    “您好,您是……齐王妃?”

    此时看着那个坐在阴影下的小女孩毫无阴霾地朝她说出这样的话时,她就只有一个想法。

    啊,是那个人的女儿。

    好像还变得更可怕了。

    这都是什么一脉相承的打招呼方式。

    从那个时候她就明白了,哪怕只有十岁,哪怕处于这样的境遇,这个女孩都不是她能同情的了。

    她也许更要同情她身边的那些人,和与这孩子同时代的那些人。

    这个孩子,是被藏在了这里。

    就在那十岁孩子抬起头,一脸自然地和自己打招呼时,她浑身的气场就变了。

    不再是被囚于冷宫不受宠的公主,而宛如一个隐士,静静看着这个世间。

    但不管怎么说,不管她再超然,这都只是个十岁的孩子。

    推开身边下人阻拦她的手,齐王妃朝宫殿深处的少女走去,结果就在要靠近那孩子的时候……

    好吧,她觉得她要收回那句话。

    这孩子的境界已经比她要高了。

    一个十岁的孩子……

    “您也是修行者?”那小女孩对她微笑。

    属于前辈的微笑。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看着以为那个孩子一直坐着,其实这孩子是一直在修行。

    在这个宫里无人瞧得起她,没有任何人靠近她,没有任何人看着她的时候,取得如此成就没有任何人发现与赞美的时候。

    她只是静静修行。

    还是静静修行。

    在无人知晓的地方,达到可怕的境界。

    如果没有曾在十五岁遇见当时已经登极巅峰的她娘,自己一定掉头就走……

    不过。

    看了一眼那小女孩身边的水碗,她叹了一口气。

    往那个孩子手里塞了一块糕饼。

    “谢谢,”那个小女孩流光溢彩的眼睛让人见之难忘,即便处于这种情况也丝毫不见窘迫,只是对她微微一笑,“礼尚往来,只不过我现在没有什么可以回礼的,就当我欠您一个人情吧。”

    她当时怎么说的?对了,她本想说就算臣妇请你的,但想起她娘那个固执性子,就又闭上了口。

    “好啊。”她最后只是笑了笑,“等你长大了再还,臣妇期待着。”

    话是这么说,纵然明白此子不凡,但她也没太当真,当真就是她人品有问题了。

    只不过,这样一个孩子。

    恐怕在冷宫是藏不住的。

    离开的时候,她如此作想。

    她去了见了陛下,旁敲侧击了一番,在那之后她又进宫了一次,确认那个孩子恢复了正常的送食,当然待遇和正常皇子公主没得比。

    她站在冷宫外,没有再进去见那个孩子。

    她知道,那个孩子迟早会走出这里。

    但她没有想到,就在她遇见她的三个月后,那个孩子就走出了冷宫。

    以大陆最年轻的登极境修行者的身份。

    她更没有想到。

    当年的那个简单的承诺。

    在四年后的寒冰天牢里。

    成为了最后的火种。

    ……

    ……

    寒冰天牢。

    “我的确有一个心愿。”齐王妃缓缓地开口。

    事到如今说别的不过是装模作样。

    她郑重地开口。

    “我不奢望你能救……”

    她的话说到一半却突然被打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