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高冷总裁霸道来袭 > 第515章:你会后悔的!

第515章:你会后悔的!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丝……啊……”

    半夜,睡在唐家老宅的唐诺惊醒过来,一睁眼就被室内刺眼的灯光给照得眼睛疼,她还没有回神,就被身边的殷雪给叫起来。

    “大小姐,你该起来化妆了啊!”

    伴随着殷雪的声音,房间门也被人很不客气地敲响了,唐诺回了神,被这聒噪的敲门声吵得心烦气躁,一坐起来,发现自己头昏脑涨的。

    “谁在敲门?”唐诺伸手抚着额头,敲门的人一点眼力见都没有,还越来越起劲的,砸的声音也比之前还要大声。

    殷雪只好起身去开门,看见了门外站着的唐栩。

    唐栩已经穿戴整齐,瞥了一眼房间里还没有换衣服的唐诺,哼了一声,“你是皇太后吗?还需要人来给你穿衣服?人家唐琳都起来了!”

    唐琳在今天婚礼上担任花童,凌晨三点钟就被她妈南颜夫人给拉起来了,迷迷糊糊地换好了衣服画好了妆,现在站在门口人还有点懵。

    “现在还来得及呢,正好开始,我叫化妆师上来!”殷雪让开了门。

    她知道唐诺和唐栩关系一向不好,尤其是这一次唐诺出嫁带走了唐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对唐栩来说简直是天大的打击。

    唐诺带走的越多,唐栩能得到的就越少。

    殷雪今天是来给唐诺当伴娘的,跟唐栩一起,不过她也知道,今天的唐栩很有可能会给唐诺使绊子,而她的作用就是尽量能粉饰太平,让唐诺今天能好好嫁人。

    殷雪出了卧室,唐栩看了门口站着都要睡着的唐琳,“你下去睡一会儿,待会我叫你!”

    唐琳“哦”了一声,乖乖下楼去了,而唐栩走了进来,看唐诺去了洗浴室。

    “我说你狮子大张口要了唐氏的股份是要倒贴给尹家吗?”

    唐诺,“这是我的事!”

    “哦,我看你是心怀不轨,故意针对人家顾言溪才这样做的吧?”唐栩抄着双手在胸前,似笑非笑,“顾言溪是个白痴,你当我也是?”

    唐诺一听愣了一下,半响笑得讽刺,“顾言溪是白痴?唐栩,你那眼睛该洗洗了吧,她在荆城顾氏驰骋商场的时候你还在学校里只知道风花雪月跟男人卿卿我我呢!她是白痴,那你算什么?”

    唐栩最讨厌就是唐诺这副冷嘲热讽的嘴脸,踩她也就算了,还拉着另外一个人一起踩她。

    她目光阴冷地盯着唐诺,被唐诺不屑地甩了个眼色。

    “你可别被那女人给骗了。”

    “唐栩啊,你父亲的位置可是唐京让出来的,他当年为什么让?还不是因为以为他女儿死了,老婆又疯疯癫癫,他无心掌控唐家才让你父亲上位,如今他女儿回来了,你觉得他还会什么事情都不做么?”

    “你看不起我是领养的,可我一个领养的现在好歹还能拿走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你呢?就你那个窝囊废的父亲,你以后说不定连根毛都拿不到!”

    “她顾言溪一回唐家,那整个唐家以后都会是她的!你?呵呵……”

    唐诺说完重重地关上了浴室的门,将面色发青的唐栩留在了门外。

    唐栩差点要被气疯了!

    等到房间门再次被殷雪推开时,殷雪看着拿着剪刀在房间里舞动的唐栩,吓了一跳,“唐栩,你干什么?啊……”

    ……

    唐家老宅今天一派喜庆,临时聘用了一大批佣人,这些人在凌晨半夜的时候就开始忙碌了。

    这场婚礼全权是由唐宇来负责,唐宇早早地将两个女儿打发过来,一个当伴娘,一个当花童,也算是全了大哥的面子。

    听到楼上的争执声时,唐宇正在跟楼下的唐管家说话,“怎么回事?”

    唐管家叫了佣人上楼去看看,得知唐栩用剪刀剪坏了唐诺的婚纱,唐宇脸色难看,“去把二小姐给我叫下来!”

    唐宇虽然生气,但还至于为了一个养女而让自己的女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不了台,打算把唐栩叫下来单独训两句,却不想楼上的争执越演越烈,最后是女佣慌慌张张跑下来告知,两人打起来了。

    唐宇:“……”

    ……

    早间八点半,尹家的车队抵达唐家老宅,伴郎车内,慕时域在睡觉,旁边的人是尹沐天的几个好兄弟,几人原本就凑齐了四个伴郎团队的,结果被塞来了一个慕时域,导致了整个队伍各种的不协调。

    这位爷也是谁都看不上眼的样子,上车之后就睡觉,浑然不将周边的人放在眼里,连他哥尹沐天下车的时候叫了他两声,他听到了眼皮都没掀一下,换了个姿势继续睡。

    众人:“……”

    尹沐天:“……”他五姑姑可真是给他塞来一个堵心的玩意儿啊!

    “让他在车里睡吧,别打扰了!”尹沐天把车门一拉,说话挺和气的,关门的动作可不轻,车身震动,硬生生把慕时域给吵醒了。

    车的隔音效果不错,慕时域坐起来时视线看向车窗外,见车门外保镖林立,前方一大群人拥着尹沐天进了唐家老宅的门,他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眼皮涩得难受,透过后视镜可见他的那双眼睛,满是血丝。

    除了他那一脸没睡饱的暴躁像,他的那双眼睛熬得是又红又肿。

    他昨晚上一晚上都没睡,一整晚都对着电脑,他想要查到到那个信号源的源头,可无论他用什么办法也无法再找到,大海捞针,太难了。

    有过的信息也在那之后痕迹被彻底清除了,他找不回来了。

    他满脑子都是昨天下午亲眼看到电脑屏幕上闪现而出的那句话,时域,是我!

    谁?

    慕时年吗?

    如果不是慕时年,又会是谁会入侵他的电脑?

    慕时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的心情,狂喜之后却因为找不到对方的信息源而变得暴躁沮丧,一大早又被尹夫人拖出来让他当什么伴郎,他的暴脾气瞬间爆发,若不是尹家老爷子出马震住,母子两人差点大闹一场。

    慕时域想:鬼的伴郎,我把尹沐天一脚踹死行不行?

    前几天他才泼了唐诺一脸茶叶水,今儿个又要他来当伴郎,尹沐天就不怕他待会一个不留神又泼新娘子一脸水?

    心可真大啊!

    慕时域拿出了手机,他没办法把笔记本带在身边随时都盯着有没有人联系他,只能用手机了。

    尹家这边结亲队伍掐着点儿离开唐家,中午十点半,车队抵达尹家旗下的五星级酒店,前来参加婚礼的人陆陆续续都来了。

    休息室里,化妆师还在给唐诺补那半边指甲,进了休息室后,唐诺整个人看起来都阴郁至极。

    “唐栩这个贱人!”

    “这女人就是个疯子”殷雪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埋怨道。

    唐栩和唐诺打架,她这个拉架的没来得及跑开,被唐栩抓了头发,到现在她脑袋还疼着。

    “你也是,这么多年了,还让她这么嚣张,人都骑到你头上来了!”

    没有了外人在,殷雪一边按摩着脑袋一边道,“你怎么就不想个法子好好收拾她一下?”

    唐诺,“上次她去荆城差点瘸了一条腿,本以为她能收敛一点……”

    殷雪闻言嗤笑一声,“那是人家姑姑收拾她,你呢?”

    唐诺,“等我嫁进尹家后,要收拾她的机会多了去了!”

    到时候她会绝了唐栩想要倚靠尹家的后路,而唐家那边,顾言溪一回去,唐京很有可能会重新掌控唐氏,就唐宇那个窝囊废,她唐栩未来的路是一条路走到黑。

    手指尖一阵微痛传来。

    唐诺一声倒抽气,“轻点儿!”她对化妆师低叱一句,化妆师一个紧张,手一抖,刚要做好的指甲又废了。

    “出去!”唐诺心情别提有多糟糕,婚纱被唐栩那个贱人给剪坏了,临时让设计师赶工重新缝补,好在她的头纱很长,能遮住后背重新缝制的地方,到时候让现场的灯光师将光线调暗一些也能糊弄过去。

    只是好好的一场婚礼因为唐栩给弄得糟心透了。

    手指甲做到一半又弄成这样,唐诺烦躁起来,“给我一支烟!”

    殷雪去翻她的包,给她拿了一根,提醒,“待会可别忘了喝口漱口水!”

    唐诺点燃烟抽了一口气,总觉得今天有点怪怪的,还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得,让她心里很是不安,她一支烟抽到一半便将殷雪支开,电话联系了自己的保镖。

    “我问你,找到顾言雨没有?”

    保镖,“还没有!”他们只是把顾长青给关了起来,那女人也不知道她女儿在哪儿。

    唐诺皱了皱眉,“她经常去的地方都找过了吗?还有,之前拿了钱就跑了的人呢?”

    保镖弱弱道,“大小姐,您之前联系的人都是跟您联络的,我们……”

    唐诺,“饭桶!”

    云漫天街那场火是她让人放的,为的就是毁尸灭迹,结果烧死的那个人不是顾言溪,而死了的那个人还有个同伙,当天事发后,勒索敲诈了她一大笔钱后销声匿迹了。

    唐诺见过那个女人一次,是在帝都某个酒吧里,对方赴约时捂得严严实实,而同样的,她也没透露自己的信息,钱货两讫,从此不再干扰。

    然而顾言溪没死,唐诺也再也找不到那人,但这人却跟顾言雨一样,是个随时都有可能会炸的炸弹。

    会去哪儿呢?她该从哪儿去找到这个人呢?

    ……

    尹氏星级酒店里一场盛世婚礼即将登场,帝都警署的一间羁押室内,陆云深用一杯冷开水浇醒了睡着的人。

    那人一个哆嗦,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第一反应就是伸手摸自己的脸,觉察到只是一般的凉水后才从怔然中清醒过来,一看到来人吓得脸色都白了,“我说,我说……”

    陆云深,“哟,咱们两天前才见过面吧!”

    两天时间就变得这么怂了?

    之间那人顶着一头像是被狗啃了的短发,一脸的鼻青脸肿,少了两天前的油嘴滑舌,一看到陆云深就跟看到了救星似得,倒豆子般地把要说的话都说了。

    两天前……

    那人是一头长发,穿着露肩小礼裙,脚下还踩着一双恨天高,醒来时,一抬脸就看到一条黑丝丝袜被人拎在半空悠悠地晃动着。

    “警官,我就是喜欢穿女人的衣服,变装不违法吧?”

    被手铐铐在椅子上的女人一开口却是男人的声音,陆云深靠站在桌子旁,手指还勾着那只丝袜。

    “我说,变装是不违法,可是杀人就违法了啊!”

    对方一听表情一下子变得肃然起来,“警官,我没有杀人,我怎么可能杀人呢?”

    陆云深语气幽幽,“上个月月中,云漫天街!”

    那人目光动了动,却不以为意,“警官,你在说什么呢?”

    陆云深笑了,没打算再说什么了,起身走向门口,对身边的警员道,“把他送去西郊那边的监狱里享受几天!说不定,他就能想起来了!”

    然后,两天后……就成这样了!

    从羁押室里出来,随行的警员朝陆云深竖起了大拇指,“陆队可真有你的啊!”

    陆云深呵呵两声,“这有什么?”

    警员好奇,“咱们西郊那边的监狱是不是特别严厉啊?”瞧这送过去不到两天时间,回来就完全变了一个样儿了,之前有多BB,现在就有多怂。

    陆云深友好解释,“哦,不是特别厉害,就是那里关押着一群有着些特殊嗜好的罪犯而已!”

    警员:“……”好想追问,可看陆队那意味深长的眼神,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儿。

    “对了!”陆云深叫住警员,“你去跟李警官说一声,让他带上几个人,咱们一起去尹家那边喝喜酒去!”

    警员“啊”了一声,还有这样的待遇啊?

    ……

    尹氏旗下的酒店内,尹夫人扶着老爷子先去了休息室,同行来的还有尹家的其他人,婚礼还没有开始,他们便在休息室内休息。

    中途尹夫人从房间里出来,叫住了迎面而来的慕亦庭,“慕时域人呢?”

    尹夫人是强压着怒气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那个小兔崽子今天一大早就跟她闹脾气,现在连个鬼影子都不见。

    慕亦庭,“夫人别急,我这就让人去找!”

    尹夫人又叫住他,“宴客名单上有唐京,他今天来了吗?”

    慕亦庭,“人已经到了,跟唐宇一家人在另外一个休息厅!”

    尹夫人疑惑,“他一个人来的?”

    “嗯!听说唐夫人身体不适,没来!”

    尹夫人想了想,“唐京在哪个休息厅?”

    慕亦庭说了个门牌号,尹夫人朝他看了一眼,“你去找慕时域,我有事再找你!”

    待尹夫人离开后,慕亦庭看着她去的方向正是唐京所在的休息厅,尹夫人好像对这位唐先生有着别样的情愫?嗯,听说尹夫人在嫁到荆城慕家之前,好像有个男朋友?

    慕亦庭想了想笑了笑,唉,想当初他那个短命的母亲还活着的时候,若不是尹夫人要嫁进慕家,他的母亲不会死的那么快吧?

    呵呵!

    慕亦庭脸上的笑容一闪即逝,原本还算和煦的表情冷了几分,又倏然一变,恢复了正常。

    ……

    唐家人所在的休息厅内,唐宇还在训唐栩。

    “你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不懂事,今天是什么日子,由得你这么胡来?”

    唐栩低着头不说话,眼梢却在朝大伯父唐京坐的方向瞟,怎么,今天顾言溪没来?

    大伯母身体不适不适合带到这样人多的场合也就罢了,顾言溪也没来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不过想想顾言溪的身份还没有公开,若是跟在大伯父身边,被人问起,大伯父要怎么答?弄不好别人还以为顾言溪是他什么私生女呢!

    唐栩被训乖乖认怂不是因为怕她父亲唐宇,而是怕大伯父唐京。

    此时有侍者过来,“唐先生,有人找您!”

    唐京看了对方一眼,对方在他耳边低语一阵,他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唐京起身离开,唐栩才松了一口气,唐宇见状狠狠瞪了她一眼,”没事找事!“

    唐栩保持一个姿势坐太久了,趁着唐京出去了赶紧起身活动了一下,怕被父亲唠叨责骂,她以要上洗手间的由头出了休息室。

    距离婚礼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唐栩去了洗手间补妆,“唐诺那个贱人,下次我要她好看……啊……”

    她跟迎面窜出来的人狠狠撞上,一个趔趄,高跟鞋的脚跟一歪,她“啊”的一声扶住了门才站稳,“你……”

    那人穿得一身黑,戴着鸭舌帽遮住了脸,步履匆忙,慌慌张张,撞了唐栩后直接走开,唐栩稳住身体后追出去没再看到人影,整个人都懵了懵。

    “人呢?”

    唐栩没找到人,骂了一句,跛着脚折回去捡包,却在刚蹲下时后颈脖被人重重一击。

    唐栩眼前一黑,意识在痛楚中越来越弱,昏迷之前她内心在疯狂大喊,谁,到底是谁敢伤她?

    ……

    洗手间里上演了一场伏击的同时,同一层的另外一个单间休息室内,唐京一进门就看到了里面等着他的人,随即踩进来的脚就要退出去。

    尹瑶见状笑了一声,“你还真是……怎么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唐京微眯着眼睛淡淡看她一眼,没说话,脚已经退出了一步,伸手就要关门,尹瑶看他要走突然冲过去。

    “唐京,你给我站住!”

    唐京不会站住,三十几年前,这个女人就给他下过药,谁知道这么多年以后她还会不会用上其他伎俩?

    唐京不想跟她说话,更是不想见她,如果早知道是她,他不会过来。

    尹瑶扑过来,正好卡在了门之间,而她的一只手牢牢勾住了唐京的颈脖,唐京进退不得,冷声,“松手!”

    尹瑶一点也不怕被门卡住手有多难受,死死拽着唐京的衣领口,“我要是不松呢?”

    三十几年前她若是不松手,也不会远嫁荆城。

    唐京眼睛狠狠一眯,“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用力一拉门,人猛得往后退,尹瑶被卡在门里面,只有一只手拽住了他的领子,他一退,一关门,就扯开了对方的那只手,但他紧抓着门把的手却没松开,目光清冷地看着房间里的紧贴着门框的那张不甘心的脸。

    “慕夫人,自重!”

    他说完这才松开了手,丝毫没有理会自己的西装领子被尹瑶拽得乱七八糟,身后传来尹瑶气急败坏地喊声。

    “唐京,你个混蛋!当年是你负了我!”

    过道尽头那边的唐京脚步没有丝毫的停留,恍若没有听到身后的人叫喊一样,一直到身影消失,尹夫人还站在原地,一双手紧握成拳,满脸扭曲。

    “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

    ……

    “额……”监控视频上显示出来的画面,连声音也很清楚。

    苏安觉得自己手贱,怎么就这么凑巧地点了这一个?看旁边言溪的神情,苏安冲着于湛使眼色。

    看吧,亲眼看到自己老爹的烂桃花,做女儿的应该怎么做?

    而且要命的是,老爹的这多桃花还是他家二爷那个处处争强好胜的妈?

    啧啧,年度大戏啊!

    言溪看着这一幕也愣了愣,半响,看苏安,“尹夫人跟我父亲以前有关系?”

    苏安,“夫人,我也不知道啊!”他也很懵好吗?

    言溪低低吸了一口气,慢慢消化起来,“难怪上次在尹家,尹夫人看我父亲的眼神不同!”

    总算是理解了当时尹夫人那眼神了。

    怨怼,不甘,愤恨,爱而不得……

    言溪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不过她父亲那果决的态度也真是让她叹为观止啊,就他刚才关门那个动作做得是毫不拖泥带水,完全是没想过那么一用力很有可能会把尹夫人的一只手给压断。

    说起来,还真是,一点怜香惜玉的感情都没有!

    她爹也是个狠角色!

    想想她爹对妻子那般的百般爱护百依百顺,再看看对尹夫人的态度,言溪瞬间觉得唐京在她心里的地位又高了几度。

    “夫人,尹夫人手里拿着什么东西!”

    于湛比较细心,在唐京离开后,尹夫人虽然是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最后却低头看了一眼手心里的什么东西。

    言溪警惕道,“她拿了我父亲什么东西?”

    “哎,夫人看这边!”苏安再次出声把言溪的思绪给拉了回来,指了指屏幕,“这里!”

    是顾言雨!

    是换上了唐栩礼服的顾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