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漂亮上司赖上我 > 第768章 出尔反尔

第768章 出尔反尔

作者:我去下就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张鹏程跟葛健之间竟然还有这种事情,当时顾平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因为顾平的心里非常清楚,如果葛健真的因为这个廉租房的事情有所保留的话,那么背地里定是有一些什么不干净的事情了。

    念及此处,顾平总算是明白张鹏程愿意退步的原因了,这摆明了就是放长线钓大鱼啊,现在张鹏程突然间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是要做什么?顾平知道,这是嫌刑事拘留的处罚不够大啊。

    真的让张鹏程查清楚了葛健背后所存在的廉租房问题,甚至还有可能因此牵连的一大部分问题,顾平自己都很难想像今后葛健是不是还有活路。

    所以张鹏程说完之后,一众人都是沉默了,现在顾平能够想到的事情,他们一样可以想到,甚至此刻绝大部分人看向张鹏程的眼神都有了明显的改变。

    如果说以前,张鹏程在大家的眼里,都像是一个阳光男孩,这个书记虽然年纪轻轻,可至少是积极向上的,尤其是他在一些工作上的处理,至少还是颇为温柔的,不会像某些领导那样,非常刚硬。

    可是现在,大家猛然间发现,那个很好说话,甚至是很容易让步的县委书记,突然间变了,他不仅成为了一个杀伐果决的刽子手,对于一些事情的布局,也已经非常老辣,尤其是随机应变的能力,更是令人咋舌!要知道就在刚刚,葛健来揍他,根本不可能算得出来,可是张鹏程就趁机抓了机会,现在要发难了!

    果然,张鹏程讲述完了事情的经过之后,一脸阴沉地冷声说道:“各位,朱三炮是什么人?是人民英雄,是我们老一辈的革命家,是保护我们家园的老战士!在北京,竖立着人民英雄纪念碑,什么叫做永垂不朽?就是即便是他们已经离世了,也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可是现在!那个也可以一样将名字刻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的老人,活生生地站在我们的面前!我想请问凭什么他就应该活成这样?凭什么?他的生活我们政府不给照顾?一个拿到过如此功勋的老人,想要申请一个廉租房,竟然处处受到掣肘,葛健明明已经点头,跑到了县房管局,竟然又被房管局局长给拦着了,要不是我,朱三炮现在还要睡在那满是青苔的床铺上!这是不是太不可思议了?

    所以趁着这次葛健同志的问题在先,他既然主动来找我了,那么我觉得,无论从什么角度出发,是给葛健同志平反也好,是给我澄清一些问题也罢,亦或者说是给市委领导一个解释,我们都要彻查这个问题!所以我动议,由县纪委直接接管县房管局的一切工作,暂停房管局一个月所有工作,相关工作移交市里来进行!另外县公安局也积极配合,成立专案小组!各位对于我的建议有什么想法吗?”

    说完这话,张鹏程重新看向顾平,沉声说道:“顾县长,你刚刚已经答应过我了,在这里不会反对吧?”

    此刻顾平怎么可能点头答应,要知道一旦从房管局着手追查下去,就连顾平自己都不敢保证葛健是安全的,所以他已经不敢冒险了!

    念及此处,顾平深吸一口气,回道:“抱歉,刚刚我对于你的所说的问题也不是非常了解,所以我并不知道你的目的,现在知道了,我是不可能点头答应的!”

    张鹏程似乎一早就已经猜到了顾平的反应,他淡淡一笑,耸了耸肩,笑着说道:“好啊,既然顾平同志不同意!那么我们还是以民主集中制的原则来确定今天的决定吧!但是在投票之前,我很想知道,顾县长你为什么出尔反尔不同意我的动议呢?”

    顾平的眉头微微一皱,张鹏程这一问,算是把他的诚信问题给直接摆在了台面上了,而且顾平也没有想到,这种不能上台面的话题,张鹏程居然也直接摆出来了,要知道张鹏程提出的问题本身就涉及到了一个原则性的问题,而现在顾平要向推翻,除非有正当理由,否则根本站不住脚跟。

    下一刻,顾平冷眼扫了扫张鹏程,阴沉着脸回道:“张鹏程同志,你的动议我觉得是非常不妥的!对于一个部门的清查,涉及到的问题非常多,不是一句话就能做决定的!背后我们将会给其他兄弟部门带来多少的工作压力?尤其是你说的一个月,那更加不可能了!滨海县现在借了您的光,正在全面腾飞,您知道现在每个月的房地产交易量是多少吗?如果一点滨海县暂停这一块,我们每一个月的税收都会出现很大的真空漏洞!不仅如此,我们的工作也会被人诟病,只是清查房管局,用得着这样吗?张书记,这里不是您家的后院,安排工作不是这么安排的!除非你有一个更好的安排,否则我这里一定不会答应!其他同志们,我也想提醒各位一句!查,是有必要查下去的,但是没有一个好的方法,是绝对不行的,背后牵扯到的的问题会有很多,我希望每一位都能认真思考!”

    说完这话之后,顾平便不再开口了,只是默默地坐在一侧闭着眼睛,就像是这个常委会跟自己毫无关系一样。

    张鹏程见状,眉头不仅微微一跳,皱眉问道:“那么顾县长是不是有更好的方式提出来呢?如果说顾县长你已经有什么想法了,那么我觉得在这个会议室里也没有必要避而不谈不是吗?常委会是用来解决事情的,如果只是议而不决,那么这个会议召开了也没有什么意义!”

    顾平闻言,微微一笑,说道:“张书记,这个并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说实话,我不觉得一定有这个必要去查清楚房管局背后的问题!也许是你一个人的猜想呢?会不会是你想多了呢?我觉得张书记,您是不是不应该这么敏感呀?自从韩立坤之后,魏斌同志被双规,似乎张书记越来越紧张了啊!”

    说这话的时候,顾平的嘴角浮起了一丝冷笑来,将张鹏程想要调查房管局的事情定性为了张鹏程个人的问题。

    事实上大家都知道,魏斌当时的案子和张鹏程有很大的关系,从当时藏龙山庄再到后来张鹏程受伤以及市委书记秘书刘伟入院,都是魏斌在背后动手脚,故而张鹏程因为遇到这样的事情多了以后,仿佛得了创伤后遗症一样,但凡是贪官污吏,绝对严惩不贷,根本不会顾全大局的问题!

    对于张鹏程这样的状态,大家也都看在眼里,所以此刻张鹏程还没开口,顾平却是已经给他定性了!

    听到顾平这话,张鹏程冷声一笑,随后压弯了腰说道:“顾县长,你是想要从侧面说我有被迫害妄想症吗?是不是太小看我了?你知道半年前我在追查滨海县人民银行行长孙敏的时候,三辆车子追着我在鼓鸣山上满山跑?你又知不知道之前魏斌安排了人暗杀了我两次?你还知不知道,我张鹏程见过的危险多到什么地步?区区一个滨海县,能让我有被迫害妄想症?真是有意思!我告诉你顾平同志,我的动议绝对是有根有据的,光是彭伟华的反应就已经存在严重的问题了!所以不要在这个问题上贴什么标签,否则只会让自己被人贴上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