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我亲爱的江先生 > 【041】江少头上的绿帽子

【041】江少头上的绿帽子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彦丞的种种解释太善解人意,什么路都给谭璇铺好了,有理有据,谭璇忍不住夸他:“我果然没找错人,你太有职业道德了,不,太有契约精神。”

    江彦丞被夸赞,却也没打蛇随棍上,趁机谋求更多的好处,他反而往后退了两步,给谭璇让开空间:“谭小姐满意就好,很高兴为你服务。回去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他的温情来得快,退去也快,先她一步展现出生疏和礼貌,让谭璇能自由地喘气,不会以为他别有所图。

    等谭璇进了802关上门,江彦丞这才任由笑意爬满他的整张脸,摸出钥匙打开慕少扬家的门。

    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慕少扬没回来。

    才下午一点多,江彦丞摸了摸嗓子,倒了杯白水喝下去润了润,话说多了他真快哑了,但总不能真让未来丈母娘等人都以为他是个哑巴。

    身上的伤也没完全好,肌肉酸痛只有他自己知道,江彦丞仰面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手正好抓过那块墨蓝色的毯子,铺开盖在了身上。

    将毯子扯到鼻尖闻了闻,似乎还能闻到她身上的味道,尽管只是错觉,但她曾在他怀里,那么近的距离,撩拨得他心里又痒又暖,他大白天的竟然有了一股冲动,满脑子都是他光着身体地将她压在墙上的情景。

    她柔软的短发蹭着他的脖子,柔软的手抚过他的腰,她那双黑亮的眼睛看过来,口齿清晰地说,和我结婚……

    江彦丞的双眼猛地睁开,难耐地喘了口气,修长的手指掀开那毯子,从沙发上起身,带着男人尴尬的冲动进了浴室。

    对,她没有刻意勾引过他,从来没有过任何暧昧,始终保持着疏离的分寸,可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就像上了瘾,发了疯似的想要更靠近她。

    在浴室呆了会儿,仓促解决过后,江彦丞披着睡袍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顺手将内裤洗干净拿去阳台上晾。

    阳台上的晾衣架很高,但江彦丞伸手就能勾到,刚将内裤的一个角夹好,却觉得不太对劲,总感觉有一道目光盯着他。

    江彦丞警惕地回头一看,就见离得不太远的隔壁阳台上,谭璇穿着家居服,正拿着吸尘器在打扫卫生。

    江彦丞的手抖了一下,湿着的子弹内裤上的一滴水溅到他脸上,他的眼皮跳了又跳。

    果然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总是要还的,大白天的下午两点洗内裤的男人,他刚刚经历了什么可想而知!江彦丞怎么也没想到,隔了不到一小时,他会和他老婆在阳台上重遇。

    四目相对,江彦丞努力想说出点解释的话,可让男人开口对女人解释内裤,他是不是有暴露癖?还是说脑子有毛病?

    江彦丞捏着内裤一角的手都僵了,也不知道是放下来还是继续,这时反而是对面的谭璇先说话了。

    大概是为了缓解尴尬,谭璇半个字都没提关于内裤的事,只是对江彦丞笑道:“你很勤快又爱干净,绑架案给你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吧?”

    绑架案的时候江彦丞全身上下被她脱得只剩一条内裤,差点死在了砚山那鬼地方,谭璇是见证人,见证了他所有的狼狈和窘迫。

    江彦丞有再多的面子现在也挽回不了了,他很难在他老婆面前抬起头做人,但谭璇误解他有心理阴影,也好过知道他对她心怀不轨,刚做过见不得人的龌龊事。

    江彦丞于是镇定地继续将内裤的另一边夹好,这才走到阳台的侧面,正对着谭璇,有点不好意思地笑道:“真抱歉,让你担心我了。”

    他不承认也不否认,默认了谭璇的担忧和理解。

    谭璇家一直没有人住,江彦丞以前从来没注意过这个阳台,现在看来阳台上空空的,也没有绿植,谭璇正在整理,估计是要重新布置一下。

    谭璇的注意力一刻也没放在内裤上,江彦丞的担忧完全消失,只见谭璇停下手里的活,问道:“既然知道绑匪的信息,你有报案吗?这些绑匪太猖狂了,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江彦丞喜欢她的一身正气和傻傻的天真,这两种品质和特质一点都不冲突,他笑:“报案了,但是砚山那地方绑匪太厉害,我又没有确切的证据,就算你肯帮我作证也没用。而且你知道我爸爸不喜欢我,如果因为我的事影响了江氏集团的名声,我爸爸会更排斥我的。”

    他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谭璇也不好再劝,照她的意思是想追查到底的,但她现在自身难保,也不好去找家里其他人插手。

    “对了,说到绑架案,谭小姐你真是有勇有谋,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那天的样子。”江彦丞微笑着恭维道,“但是我挺好奇的,你怎么知道那些绑匪的来头?是什么赵三哥还是金豹子?”

    谭璇习惯性地拨了一下耳边的短发,狡黠地笑道:“其实是我占便宜了,我四姐夫是刑警队的,负责过几起砚山那边的案子。我听他说起过不要靠近砚山那块地方,太危险了,一直没太当回事,没想到居然真碰上了。”

    江彦丞挑了挑眉,点头笑道:“原来是这样,谭小姐家里太多厉害的人物,以后谁敢动谭小姐也应该掂量掂量才行。”

    谭璇仿佛被触到了心事,她脸上的笑容居然僵住了,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是啊,家里的长辈和哥哥姐姐都很厉害,我是最没用的那个,天天混吃等死没出息。”

    江彦丞很在意她笑容消失的原因,是因为失败的爱情,还是因为在家里的地位本来也可有可无?他对他的妻子了解实在太少,只隔着两个阳台间的距离,他觉得他们离得太远太远。

    江彦丞现在不好多夸她,显得虚伪做作,只好换个角度鼓励她:“可能在我的理解里,没出息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没有人要你做出什么成就,没有人要求你一定要很有名很有钱,做你喜欢的事情,从中获得快乐和满足,难道不是最重要的吗?谭小姐很爱摄影,想做职业摄影师,这难道不是谭小姐的成就?”

    说到喜欢的摄影,江彦丞发现谭璇的眼里又有了光,她笑得很明朗:“虽然现在还是个什么都不是的摄影师,但我的确想朝这条路走下去,走到底看看。”

    江彦丞想起他的种种资源,想顺手给他老婆便利,于是问道:“不知道谭小姐想做哪方面的摄影师?人像还是风景?虽然我刚回国,但也许可以介绍一些工作机会给谭小姐。”

    谭璇忙打断他:“不用啦,谢谢江先生的好意,我还是想自己试试看,不能在所有的事情上都麻烦江先生,这就不是契约精神了,是废物借着婚姻的名义恶意纠缠。”

    这次,谭璇的见外却没让江彦丞不悦,许是习惯了她的独立和自强,他尊重她的隐私和奋斗热情,宽容地笑道:“好,那我就预祝谭小姐在喜欢的事情上玩得开心了。”

    “谢谢。江先生可以去忙,不用再陪我聊天了,我这边还要再收拾一下。”谭璇将吸尘器放在一旁,将一个大纸箱搬到阳台另一角去。

    “有大件需要帮忙搬吗?”江彦丞始终善解人意。

    谭璇抬头冲他笑,一滴汗水划过她的额角,她的脸映着阳光年轻且漂亮,充满健康的光,她答:“没事,我都可以搞定的。谢谢江先生。”

    被下了驱逐令,江彦丞也不好再死皮赖脸地待在阳台上看她,留下一条晾晒中的尴尬内裤,自己折身回了客厅。

    然而坐下来后的江彦丞注意力始终还是在阳台上,知道她在外面,他怎么还能安下心来工作或者处理别的事?

    他很想借着各种机会出去看一看她,或者再陪她说说话,但又不能,因这样显得轻浮、浮躁,怕惹来她反感。

    这大夏天的,一个人在外面收拾阳台,江彦丞始终忘不了她流的汗。怕她被烤坏了,江彦丞还是放下了手里的工作,进厨房去乒乒乓乓地忙了一阵,端了两杯冰糖雪梨汁出来,自己喝了一杯,另一杯加了冰,送到对面802。

    按了门铃,静静等待,听谭璇的脚步声在门口停下,估计是从猫眼朝外看到了他,这才开门。

    “江先生?有事?”谭璇脖子上搭着一条白色毛巾,一边说话一边用毛巾一角擦了擦汗。

    江彦丞感觉到房间里开着空调,这才放心了点,将玻璃杯递过去,也不冒失地跨进门,只是笑道:“我嗓子不太舒服,做了冰糖雪梨汁自己喝,顺便给你送一杯润润喉吧。”

    很微小的体贴和关心,算不上无事献殷勤,这是邻居之间都会有的普遍礼貌,谭璇接过来,是冰的,她喝了一口,笑道:“味道很不错啊,谢谢。进来坐?”

    江彦丞其实很想进去坐,但还是管住了自己蠢蠢欲动的心,站在门外道:“不了,你忙吧,有点冰,慢慢喝。我先回去了。拜拜。”

    他说着就淡定地转过身,不急不缓地回了801,仿佛真的只是顺便给她送一杯,没有别的企图。任何事情都要循序渐进,不能着急,他得沉住气。

    谭璇也没强留他,在江彦丞回去后关了门,将杯中的雪梨汁喝完,空杯子随手放在了桌上。正如江彦丞所预想的,谭璇没觉得江彦丞有任何刻意和不当举动,她没有压力,更不曾胡思乱想。

    江彦丞演完跌宕起伏的心路历程回到801,想到和老婆喝着同样的雪梨汁,稍微能静下心来,至少他做了目前所能做的。

    这时,周密的电话正好打过来,江彦丞接电话的语气温柔到不可思议:“嗯?什么事?”

    “……”周密在电话那边愣了好几秒,“江少,是我,周密。”

    江彦丞站在靠近阳台的地方,斜眼瞟了瞟那边,道:“我知道,说。”

    周密吞吞吐吐道:“江少,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当成突发状况处理,首先需要向江少确认一下,那位谭家七小姐是不是已经是江太太了?”

    江彦丞的所有结婚证明材料都是周密去办的,今天江彦丞又和谭小七一起出席了婚礼,周密不得不往这件事上想。

    江彦丞似笑非笑:“是和不是有什么区别?”

    周密诚实地解释道:“如果是,我觉得您可能需要警惕一下头上帽子的颜色,因为媒体刚刚爆出了一段关于江哲宇的视频,视频上的另一位当事人好像是谭家七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