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宠爱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 番外028凡心恋:还是想哄我?

番外028凡心恋:还是想哄我?

作者:君子来归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番外028凡心恋:还是想哄我?

    高希凡细细的嚼着嘴里的牛肉丁,眸很意味深长的在安心的脸上流连,直把安心看得有些发毛,他才开口:“我们在一起很久,你叫我老公的次数我用两只手都数得过来。”

    是么?

    这个安心倒是没有查觉过。

    但是……这又怎么了?

    她不解的看着他,他喝了一口水,连着嘴里的东西一起吞下去,黑黑的眸有一丝没什么温暖的笑,“你在床上都没有叫过我,但是只要是有求于我,或者说是想哄哄我的时候,你才会叫。”

    安心:是么?她是这样?

    他放下筷子,“这一次是有求于我,还是想哄我?说吧。”

    老实说,安心的心里是很难受的。她真的有这么的明显么?只有在这两种情况下才会叫他老公?可其实她真的觉得,她没有到那种需要很谄媚的哄他的地步。

    她缓了缓心里头的闷气,道:“我没有事情要求你,也没有想……”哄你。可是这两个字,她居然说不出口,连她自己都觉得,她是来哄他,稳他的情绪的。

    高希凡没吭声。

    安心认了,认真道:“若说哄你也行,但我并非是心虚,只是觉得这件事情我有必要到你这里来,跟你说清楚这件事。我自然是顾忌到你的情绪,不好意思,这午餐又搅黄了。”起身,真的没有想再吃下去的**,推开门出去。

    她知道,高希凡会怀疑那个垃圾桶,刚刚他的眼神朝那里瞟,她已经看到了。

    高希凡坐着没有动,很久都没有动一下。俊美的脸颊、幽深的目光看向那一堆没怎么吃下去的饭菜,眸深如井,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好半响,他才起身,走到那个垃圾桶前,把纸巾捡起来, 看到了那个包裹,以及上面女性的字体。

    目光微缩,俊脸紧绷。

    ……

    安心坐在出租车里,非常挫败,低头, 脸埋在两腿间,纤瘦的身躯很沉寂。

    路上杨珂芸又给她打了电话,安心没有接。然后她去银行,给杨珂芸转帐,六百万,眼晴都没有眨一下。那些照片,是绝对不能发出去的,她还想做人,还要和高希凡好好的生活,更不想和韩呈有任何的牵扯。

    出了银行,杨珂芸再次打电话来,这一回安心接了。

    “我说过我不要你的钱,我要你来帮我,安心!”杨珂芸在那一头有些愤怒的。

    安心站在银行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车水如龙,以及雄伟的大楼前走出来的高桃男人,不怎么有精气神的开口,“多来出的四百万,够你请一个更牛逼的专来人士来帮你。我的背景没有那么了不起到,让国内外的明星随我采访。”

    “安心!你就不怕我翻脸不认人,把你这照片暴出去?你知道的,我若是自立门户,就必然需要一个劲爆的新闻。”

    安心很无所谓的,“我的背景不强大,但是若能让这些照片都夭死还是能办到的。六百万,我怎么能让它打个水漂。”摁断电话,长舒一口气。她的家务事都处理不好,哪还有心思去管她。

    对面的公司大楼,那男人身边有一个身形较矮的男人,正各种弯腰,像是在求情。

    挺拨的男人不为所动,隔着一条宽阔的马路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安心穿过马路,离得近了,才听到那矮一些的男人道:“秦总,她真的是无心之举,并没有要拿这些东西来要狭您什么,还请秦总您……”

    秦子琛冷冽的目光朝安心扫来,道:“当事人来了, 你向她求情。”

    安心:嗯?

    那男人看到安心立马跑了过来,一个大男人在这样凉爽的天气里,额头上竟是汗,看他身上的穿着也是挺高档的,怎么了,得罪了秦子琛?又关她什么事?

    “高太太,我夫人她真的不是有意为之。那些照片洗出来也没有想怎么样,我保证不会对外泄露出,您就……”

    安心:“你夫人是谁?”她打断他。

    “就是和您在飞机发生过误会的那位女士,我替她向您说声抱歉。”那人又是深深一鞠躬。说真的,一个大男人,这么卑躬曲膝的对她一个女人,她很过意不去。

    若是放在平时,她也就算了 。

    可现在,因为那个该死的女人,导致了她一系列的事情的发生,和高希凡的关系是越来越僵。

    “误会?你的儿子差点把我眼晴弄瞎,这好大一个误会。而且不会泄露?你确定么?若不是我朋友在媒体上班,把这个买了下来,现在是满城飞。还有我老公也收到了你老婆亲自送去的包裹!我还没找她算伤我眼晴那笔帐呢!”

    秦子琛接着补刀:“他叫龚博达,我公司的区域经理,不过从现在起,就不再是秦氏员工。”

    龚博达脸色一白,“秦总。”他不想失去工作。

    秦子琛递给他一个凛冽的眼神,轻松的制止了他。龚博达知道秦总下达的命令是不会收回的,秦子琛转身朝车库的方向走,他的心也如死灰,脸上瞬间没了血色。

    安心见他这般,真的不忍心再说什么。

    “有时间管好你老婆孩子吧, 如此嚣张在我之前不知祸害了多少人。把底片删了,别在流出来,不然……你知道的。”转身出去。

    然而下一秒,龚博达在她身后吼一句,成功的阻止了她的步子。

    “你老公找过她两次,英国一次,回国一次。那个贱女人,就对你老公一见钟情,想让你老公包养她。”

    什么?

    安心目瞪口呆。

    转身,不可思议的看着龚博达。

    他闭了闭眼晴,很沉痛的道:“她以前是被我包养的……活好……然后……我离婚娶了她。有些人就是死性难改,水性扬花。”

    安心想起在那辆车上,那女人还说安心不要脸,有夫之妇还和人家眉来眼去……真不懂,她有什么脸说出这些话来。

    也怪不得没品的人,会教出没品的儿子来。

    若是换个气质好、谈吐好的女人这样,安心可能会有一点危机感,但是那个女人……剥光躺在床上,高希凡都不会看她一眼的。自己的老公都骂她贱,人生也真是没什么活头了。

    她站在路边,等车。

    心里在想着,不知高希凡看到那些照片心里会有什么想法,又会怎么样……两个人,肯定又是无休止的冷战?

    仰头长长的呼口气,很烦。

    秦子琛的卡宴停到了她的面前,车窗摇下,“需要我送你么?”他不咸不淡的声音从里面透出来。安心没什么犹豫的开门上了车,坐在后座。

    忍不住的问,“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照片是我派人通知你的主编,让她买下来,我知道她必然会叫你,我不会去沾染这种事情。”秦子琛戴着名贵手表的那只手,打着方向盘,车子右拐,朝着辅路行驶,从高架下方行驶。

    安心知道他不会去沾惹这事,一方是姐夫,一方是好朋友。

    就连这车,高希凡也有一辆呢,两个人的关系还真是好,车都要同款。

    车内电话响了,震了一下,秦子琛接起来……正巧响起安心的声音,“真的没有什么的,为什么都不相信呢?”她伸手扒了一下头发,低头很挫败的,“高希凡那个王八蛋也不信,我都解释过多少次了……软的硬的他都不吃。”

    她猛地抬头,朝秦子琛剜去一眼:“你交的什么朋友,这么死心眼子!我他妈至于去找韩呈么?他还是你的姐夫,是熟人,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秦子琛朝车内显示屏扫了一眼,慢吞吞的开口:“莫非你还想找陌生人?”

    “我找你个头!我八年没有谈过男朋友,我现在去找其它人,我疯了么。”顿了一下,安心又狂燥起来:“他***,人家就见过他两次,就对他一见钟情,要求包养,他是神经病吗?”

    “不如你们俩吵一架?”

    要解决冷战的最好办法就是:烽火。

    没准就好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苏昀和孟墨以前是男女朋友关系……”安心瞅着秦子琛的侧脸,提到这个名字时,他竟没有一点波澜的,一如先前的平静。看到没什么异样,她才继续:“他们俩在谈爱时的各种亲密照被你发现,多年后他们俩坐同一辆车,可能无意识的有一些肢体接触什么的,你会怎么办?”

    秦子琛没吭声,莫名的感到了车内有一丝的沉闷之气,很低沉的那种。

    安心也没有说话,感觉秦子琛的气息有点不太对,可看他的脸色又没有什么异样,还是帅气逼人,还是波澜不惊的,她正心生诧异呢,秦子琛发话:“假设不成立,她没有和孟墨谈过。”

    “没有谈过,那也就是说有过亲密动作喽?”反正秦子琛没有解释这个,安心就大胆假设。

    秦子琛沉静了一下,又道:“我相信她。”苏昀和孟墨有过的亲密动作,秦子琛是亲眼见过的,孟墨强吻她,在那晚的医院里。

    安心炸了:“就是,那为什么高希凡不相信我?”

    “因为孟墨对苏昀爱得不够深,因为苏昀不爱他。”

    “你这什么意思?”

    秦子琛打着转向灯,朝左拐,琉璃色的眸子印上了沾有些许灰尘的玻璃,绝美如画,“意思是,我们有雷同的地方,但性质是不同的。比如,苏昀和我在一起时,我感受得到她的热情和涌出来的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