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宠爱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 番外061:她还碰了你哪儿

番外061:她还碰了你哪儿

作者:君子来归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番外061:她还碰了你哪儿

    十一点五十,高希凡再次打来电话。

    安心细长的手指点在来电显示‘高希凡’那三个字上面,犹豫不决。这犹豫的时间已经让接听的时间过了,看着屏幕暗谈了下去,她的心里也变成了黑色。

    不到一分钟,手机又亮。

    他发来的短信,“恋湖你不在,我很担心你,你在哪儿。”

    安心把短信划开,但是并没有回。

    ……

    到达洛衫机,空气要比景天干燥一些,苏昀有安排人来接她,没有给她订酒店,直接住在她的家里。两个女人见了面,自然又是一阵欢笑。像是隔了很久没有见过面一样,其实也不过分开十来天而已。

    苏风跑来跑去的喊她干妈,很想念她,各种缠着她。安心很喜欢这别墅里那一个小小的竹林,青葱绿叶,灼灼其华。两人聊了很多,聊八卦,聊孩子,然后聊男人……

    聊着聊着,安心的眼泪就飚了出来。

    对苏昀说了王楠那件事,说她这辈子是不是就不配得到爱情,前一段恋情是这样,后一段还是这样。苏昀安慰着她,陪着她,岔着话题。苏昀毕竟是个孕妇,安心也不能多缠着她,她需要休息,有充足的精力去面对明天的婚礼。

    晚上很意外的碰到了韩呈。

    韩呈和秦子玉也住在这里,不知他是故意还是无意,那么大的房子,就在安心的客房外和他碰到,像是等她很久。

    “有事?”

    “你和苏昀下午的谈话,我都听到了。我……”他欲言又止。

    安心拧着细眉,从私心里来讲,她并不希望让前男友听到她和现任老公之间任何一点别扭……但是,他已经听到了。

    “听到就听到了。这大晚上的,你就这么站在我的房前不太适合吧,你的老婆还在楼上。”安心推门,要进去。

    “我相信高希凡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他又接了一句。

    安心狠狠的皱着眉,回头,很冷的看着他,“你凭什么相信他不会做这种事,当年你不是……”话,嘎然而止,时隔多年,再提及往事来,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韩呈,不要动不动就出现。我和高希凡有任何事都与你没有关系!不要仗着秦子玉爱你就这么胆大妄为的,她配你,也是绰绰有余的。”推开门,进去,反锁。

    隔了两分钟,听到外面渐行渐远的走路声。

    安心躺在床上,焦燥的翻来覆去,睡不着。

    但是明天要当伴娘,要有状态,所以逼着自己必须睡!

    ……

    听说高希凡他们昨晚上到的,和孟墨陈允他们一起,住在前面的酒店里,而秦子琛也在。安心这才知道,原来昨晚上苏昀一个人睡,早知道她就跑上去了。

    婚礼开始。

    婚礼不豪华但温馨十足,新娘貌美,新郎帅气,一刚一柔,配合得天衣无缝。安心站在一侧,也化着精致的妆容,也穿着仙气飘飘的伴娘服,很感动,感动苏昀嫁了良人。

    她的婚礼其实也很温馨,也不豪华,是她自己的意见。那时候并没有太多的心思在婚礼上,只觉得有那么一个过场就可以了。可能在外人看来,也是赏心悦目,也是幸福美满。

    她能感觉到高希凡的目光总是会落在她的身上,她不知道她不去看他的样子,是不是自然,会不会让人觉得很奇怪。甚至连妈妈和加比在场,她也顾忌不了他们了。

    心里那一个坑,她过不去。

    ……

    虽然秦子琛和苏昀相识多年,并且大儿子都已经十来岁,但是这是他们正儿八经的婚礼,所以热闹自然是少不了的。夏莺把她的一些朋友,以及商场 里中来的客人都带到了前面的酒店,别墅里只剩下他们这一圈子相识的人。

    苏昀卸妆,换衣服,都有专人照顾。

    安心就在旁边拉着她,聊天打趣。

    他们这一群朋友当中,男性居多,所以男人们的活动她们是参加不了的。和秦子玉 也聊了几句,或许是因为秦子琛的关系,她对秦子玉已经没有了半点排斥的情绪。

    很寡淡的,只是喜欢不起来,也没有办法再做朋友。

    至于伊映南么……安心从一开始对这姑娘都有一股排斥的心理,只不过她是孟墨的老婆,面子的友好,她依旧要维持。

    做游戏。让苏昀把眼晴捂着认老公,这种老掉牙的游戏,在婚礼上依旧在盛行。因为怀着孕,所以要小心对待。她捂着眼,安心扶着她走。苏昀摸到高希凡时,她把安心推了一把,安心脚下一崴,高希凡伸手一下子把她抱了个满怀,似乎很迫不及待的。

    安心挣扎,他却没有松。

    这里人多,安心也不敢做出太大的动静来。只是高希凡的唇抵在她的耳边,灼烫的唇熨烫着她的皮肤,她腿心一麻,然后停止了挣扎,就那样让他抱着。

    心里很难受,很难受。

    他刚刚说:“老婆,对不起……”

    他喝了酒,微醺,抱她很紧很紧……

    ……

    游戏过后他们又要打牌,不论钱,谁输谁喝酒,高希凡醉了,抓着安心死也不丢。好友太多,安心真的没有办法把他丢掉,于是搀扶着他到酒店,所幸漂亮离别墅,不过两三百米的距离,很近,转眼就到。

    从他的口袋里摸房卡,高希凡的唇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吻上来,因为喝醉所以没什么章法的。滚烫的气息都压向她,安心气喘吁吁,陈允来了,怒视着他们!

    说他们两人虐狗!

    鄙视!

    安心好不容易打开了门,他有力的臂压着安心抵到了门后,唇舌齐舞。手指糊乱的拨开安心的长款外套,伸到她的内衫里面去。她身上的幽香缠缠绕绕,他的血脉里都钳进了这种味道,他欲罢不能的只想抱着她吻着她。

    安心呼吸很急促,被他吻得喘不了气,腰上的大掌像泥鳅一样的滑上了酥胸,有魔力一样的,扯开了内衣……

    这气氛正值暧昧的巅峰。

    在紧要关头,安心捧着他的脸,硬是把他拉离了自己。夜色里,她眼里蹦着血丝,低声问:“告诉我,你们做过了没有?”

    “老婆。”醉酒的高希凡,魅的没有天理,尤其是桃花眼,氤氲迷离,摄人心魄。

    她最爱的眼晴。

    “不要叫我。”她难过,心里很疼。拽着高希凡的胳膊到了浴室里,打开花洒,凉水兜头而下。高希凡的酒意也减了不小,伸手一拧,拧到了热水区,他受得了,可安心不行。

    “老婆。”

    水顺着头淌下她的脸颊,眼晴里一片通红,她在哭。

    “老婆,不要哭。”他最见不得的,就是她的眼泪。她那么一个大大咧咧的人,从来都不轻易掉眼泪,他心都要跟着一起碎。安心低吼一句:“不要叫我!”伸手拽向他的衣服,狠狠一使力,衣服撕开了很长一道口子,可是没有撕碎,毕竟是力气有限。

    高希凡配合的把衣服一脱,扔到了垃圾桶,“我脱了。”

    他站在水下,安心挤了一掌心的沐浴露通通抹到他的胸膛处,眼泪湿合着水,拼命拼命的往下流。心里就像是有一根细绳在慢慢的拉扯着她的筋脉,很疼,泪眼模糊。

    他的胸膛起了很多的沐浴泡,胸膛被她搓得很红,快要破皮。她依旧没有打算松手,又去洗他的胳膊,以及他的手臂,很用力的很用力,她要洗去那个女人的所有痕迹。

    高希凡没动,任她洗,她抓破了皮,水冲进去,很疼,他也没有皱一丝眉。他是个男人,他让自己的女人这么悲痛伤心,是他的错。她是他的爱人,却目睹了那样一幕,也是他的错。

    所有的过错,他都承担。

    他只要她,只要好。

    “她还碰了你哪儿!”安心没有抬头,抓着他的胳膊,指甲都陷了进去,低低的沙哑的带着哭腔的问。声音穿透了哗哗的水声,撞击到他的耳朵里,一瞬间,他撕心裂肺。

    朝前走了一步,伸手抱她在了怀里,不让水在淋着她。

    “没有了,没有了。”他粗嘎着声音。

    她在他的怀里开始哭,开始颤抖。

    高希凡只能抱着她,紧紧的抱着。安心从来不是一个玻璃心的人,也不是像苏昀那样心细敏感之人。若不是在上一段感情当中,发生了同样的事情,或许她连一滴眼泪都不会掉。

    高希凡明白这一点。

    接连两次都是这样。

    终究是个瘦弱的女人,隐忍的情绪瞬间塌蹦。

    安心第一次抱着他哭,在孩子早产时。她哭着抱着他的脖子,很伤心,可那时的高希凡可以安慰,可以用各种话来安慰。可这一次,他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哭到一半,她伸手抱住了他,长长的手指掐着他果露的腰背,劲很大,刮破了皮肉,可她依旧没有停止。

    高希凡没有阻止,他知道安心是想借着使力的方式抑制体内的涌动,又或许是责怪他为什么会发生那样的一幕……他亲吻着她的额头,长臂搂着她。

    过了好久好久,女人停止了哭声,在他怀里直起了身子。眼里腥红一片,鼻头很红,脸上已被泪沾尽,高希凡很心疼的,去擦她的眼泪,这样的安心想让他揣进口袋里,护她一世长安。

    她没有躲避,说:“我们分开吧。”

    他震惊,唇起,一个不字还没有说出口,她又轻轻的说了句:“分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