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寒门崛起 >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我来了,我走了。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我来了,我走了。

作者:朱郎才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TXT.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时辰已至巳时,天朗气清,靖南县城北门外人声鼎沸,锦旗迎风猎猎招展。

    一百辆马车,六百多青壮汉子。马车上安着挡板,载着粮草、鹿角、战鼓等战备物资,还有五辆马车上安装了守城弩,称之为战车也不为过;六百多青壮,个个都是精壮汉子,身穿布甲,背负弓箭,手持战刀、长枪等兵刃,看上去煞是威风凛凛。如此一百辆战车,六百多全副武装的青壮,汇聚在一起,乍一看来,也有那么一丝兵强马壮的意思了。

    当然,不能仔细看。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北门外这一百多辆马车,拉车的只有五十余匹马,剩余拉车都是用牛、驴来凑数的;另外,看似全副武装的青壮,其实布面护甲都也不齐全,站的队形也是散乱不堪,交头接耳,随意走动,没有多少纪律性。

    不过,朱平安对此还是很满意的。这次驰援太平的目的,是为了抢功,并非是为了野战、剿灭倭寇。如此一百多辆马车、六百多青壮,已经足以够用了。

    朱平安巡视了一圈队伍,满意的点了点头,拱手感谢勉励了众人一番。

    “牧哥,靖南县城就交给你了。”朱平安在出发前,对刘牧说道,“我们走后,关闭四个城门,非我亲至,或无县印,一律不得打开城门。”

    “遵令。请公子放心,有您留下的这两百青壮,我刘牧必保靖南县城无恙。”刘牧双手抱拳,自信的说道。

    “好,靖南交给你,我就放心了。”朱平安点了点头,对刘牧很是放心。

    “大刀,大枪,你们可要保护好公子……”刘牧再三叮嘱刘大刀、刘大枪他们。

    “放心吧,若是公子少了根头发,我们都把脑袋扭下来给你当球踢。”

    刘大刀他们几个把胸膛拍的咣咣响。

    在朱平安他们在靖南北门整军待发的时候,距离靖南西门两里多地的地方,也有一路人马在向着靖南前行,这一队人马大约人有六十多号人。为首的正是弃城而逃的靖南典史李达,还有张县丞和姚主簿两人。

    其实,当时率先弃城而逃的,并非是典史李达一人,还有张县丞及姚主簿。只是典史李达比较高调,而张县丞和姚主簿又刻意乔装打扮了一番,众人才只认出了典史李达,没有注意到张县丞和姚主簿两人。

    随他们一块弃城而逃的,还有一些胥吏以及大户人家。

    不过,出城没多久,他们就被外面守株待兔的倭寇给堵住了,张县丞、姚主簿和李典史他们丧心病狂的将跟随他们出逃的人当做弃子,令护院将他们当做挡箭牌推到前面,用他们阻挡倭寇,这才侥幸逃了一命。

    不过,即便如此,他们也折损了不少人手。当初拖家带口、浩浩荡荡两百多人,现在只剩下这六十来人了。

    “他嘛的,没想到朱平安这个小比崽子竟然走了狗屎运,守下了靖南县城!早知道,老资就不跑了!都怪朱平安这个鳖孙,害惨了老资!”

    典史李达一想到自己家财在逃亡中被倭寇抢走了大半,连最爱的小妾都被倭寇抢走了,他就忍不住破口大骂,将这一切全都推到了朱平安头上。

    若是朱平安没守住靖南县城,靖南县城被倭寇杀了个干净,抢了个干净,那多好啊,那他这些损失都不值什么了,弃城而逃的举动也是英明神武!可是,特酿的,朱平安这个**崽子怎么将靖南守下了呢!留在靖南的人们毫发无损,闻讯出逃的他却是赔了大半家产,又损了小妾,活脱脱成了全县的笑柄!这一切都怪朱平安这个鳖孙,守下来干嘛!

    “当初几百个倭寇,就将靖南一举攻暇,这次足足有三千多杀人倭寇呢,谁能想到他竟然守下了呢……”姚主簿也是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虽说已经打听到朱平安守城的细节经过,什么金汁,动员百姓啊,但是他还是想不通,朱平安怎么就守下来了呢,倭寇攻陷了那么多县城,那些县城又不是没用过类似手段,但还是被攻破了,或许只能用走了狗屎运来解释了。

    “哼,没想到朱平安这个小崽子看着憨厚老实,实则如此的心狠手辣,竟然强迫全县的老百姓上城墙守城……他也是走了狗屎运,谁能想到那倭酋攻着攻着,怎么突然掉头转攻太平去了……哼,若我留在县城,也一样可以守下靖南。”

    张县丞一脸的愤愤不平,觉的朱平安守下靖南没什么了不起,要是换做是他,他也一样可以守下靖南县城,甚至做得比朱平安还要好的多。

    不够,他浑然忘了,当初听闻倭寇压境,拍板弃城而逃的正是他张长孺!

    闻言,姚主簿瞥了张县丞一眼,嘴角微微向下扯了一下,但没有说什么。

    “就是,他朱平安怎么能跟姐夫比呢!只是他狗屎运太旺了。咱当初合计弃城而逃,不也想借倭寇之手,弄死他吗,谁想到他竟能守下靖南呢。”

    李典史接着张县丞的话,愤愤的说道。

    “嘘!你是不是马尿又喝多了!浑说什么,我们如何弃城而逃想过借倭寇之手弄死他朱平安了!还有,我们如何是弃城而逃了,我们是出城搬救兵去了!你可不要胡说八道!”张县丞用力的瞪了李典史一眼。

    “哦,哦,是是,是我浑说。”

    李典史缩了缩脖子,悻悻的说道,说完还装模作样的打了自己嘴巴一下。

    “张大人,姚大人,李大人……”

    就在此时,一个家丁模样的人,火急火燎的从靖南县城方向跑来了。

    “可是城内出什么变故了吗?”张县丞见状,连声问道。

    “知县朱平安正在北门整军待发,他征调了六百青壮,以及县衙全部衙役和兵丁,说是要北上驰援太平县,进攻占领太平县的倭寇,光复太平。我联系了县衙的户房李文书,他也证实了,知县朱平安还发文征调县衙所有差吏,李文书闻讯找借口跑回家了,没人愿意送死,县衙都跑空了!”

    家丁大声的回禀道。

    卧槽!

    驰援太平!进攻倭寇!光复太平!

    特么的朱平安走了一次狗屎运后,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还要主动进攻倭寇!

    连卫所正规军都被这伙倭寇给全歼了,你征调了几百个泥腿子,就想光复太平?!

    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还征调县衙所有差吏!

    不行!

    这一回去,岂不是要被朱平安给征调了!你自己作死,可别拉上老子!

    张县丞他们相视一眼,很有默契的调转马头,循着来的方向快马加鞭。

    等倭寇彻底退了,再回来不迟!